佳木斯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阿特洛波斯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又一个消息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7:22 编辑:笔名

阿特洛波斯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又一个消息

“首相阁下特让我前来,询问您几个问题。”卡尔不紧不慢的说道,“请问,前日卡特琳娜殿下是否到过您处,并在此滞留了一晚。”

昨晚得到过弗朗茨通风报信的斯温对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因为卡尔的问题和昨晚弗朗茨的用词如出一辙。

“不错,确实如此。”斯温点了点头。

“您是否曾经赠送过卡特琳娜殿下一把手枪?”

斯温心里依旧不慌不忙,这件事会被查到的可能性,之前斯温也已经想到了,只不过皮特首相这么快就派人来询问这件事,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没错。”斯温微微眯起眼来,打量着面前的卡尔,“那把手枪,我还是请皮特首相代为呈交给卡特琳娜殿下的。”

卡尔的面孔上没有任何反应。

“您为什么要送公主殿下这样的东西?”

“只是礼物而已,这把枪是我向霍巴特公司特别订制的,子弹经过加龙斯大圣堂洗礼,是特别的驱魔道具,我也送了我妹妹一把。”

卡尔冷淡的目光紧紧盯着斯温,不过斯温并不觉得有什么压力。

“我明白了。”他点了点头,随即就起身,“我的问题问完了,抱歉这么早来打扰。”

“哪里话,我很欢迎您来,菲尔家和杰里柯家可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斯温也站起身来,伸出手同卡尔握了一下,“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去拜访您的父亲,希望他能从赫伯特先生之死带来的伤痛恢复过来。”

“感谢您的关心。”卡尔简短的答了一句,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卡尔在卡琳城堡待的时间并不久,和斯温的对话也很短,总共不过几句话。这也很符合他的风格,沉默、简短、不善言辞,几乎没有什么客套的废话。

所以斯温完全能够从卡尔的问题里,找出皮特首相希望他传达的意思。

和弗朗茨一样,这位首相已经感受到了从提亚马特宫传来的风暴预兆,经历了几十年政治生涯的老人很敏感的觉到,这次的事情将会演变成一场近乎无可收拾的乱局,虽然刚才卡尔没有直接告诉斯温安娜皇后身故的事情,但是考虑到首相的立场,斯温也能理解,这个时候皮特首相更需要小心谨慎,以免不必要的风声走漏导致自己也被卷入风暴。

卡尔并没有直接告诉斯温这件事真貌的意思,但从特意提及的手枪,即使斯温没有从昨晚弗朗茨那里得知安娜皇后死亡的消息,他也能从这句话中感受到一种不妙的预兆,更何况,卡尔还问了“为什么要送公主殿下这样的东西”的话,显然,帮斯温代为转交这把手枪给卡特琳娜的皮特首相不可能不知道这是礼物,而他特意让卡尔这么问,就是在暗示斯温,这把枪,已经不能作为礼物看待了。

结合弗朗茨和皮特首相的举动,斯温心里大概有底了,他们这么慌张,以至于开始向自己不同程度的通风报信,全是因为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安娜皇后的死讯还没有公开,也就是说,亚历山大那边应该还没有完全想好如何处置这件事,处置卡特琳娜和与这件事相关的人员。而联想到昨天弗朗茨的措辞,特意说打死安娜皇后的子弹是从卡特琳娜的枪里射出,这就给斯温提供了两个信息:,安娜皇后是被卡特琳娜的枪里的子弹打死的,而不一定是被卡特琳娜打死的,考虑弗朗茨特意要这么说,而不用更直接的说法,显然,他是在暗示凶手另有其人,而让宫廷总管都不得不避讳,这个凶手的身份已经十分明显了;第二,这件事里,这把杀死安娜皇后的凶器成了关键的证物,尤其和一位皇室成员的死牵扯在一起时,任何小小的关联都会变成牵连的证据,恰巧的是,皮特首相是代为将这把手枪交给卡特琳娜的人,而弗朗茨作为宫廷总管,必然也和这把枪有过接触,他们这么急忙的给斯温通风报信,很大的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感到,这一次的事会牵连到他们头上,或者说,亚历山大对这件事的处置态度,让他们觉得,会牵连到自己头上,因而急急忙忙的把事情告诉斯温,这件案件中真正的牵连者。

如此一来,虽然弗朗茨和卡尔都没有把事情完整的真貌告诉斯温,但是事情的大概,以及这件事下潜藏的涌流,已经呈现在斯温面前,至少,他不会毫不知情地踏入到这个巨大的旋涡中。

“特意把这件事告诉我,是想让我这个的牵连者兼嫌疑者赶紧紧张起来,去帮他们解决这件事吗?”斯温站在会客厅的门口,卡尔早已经走得不见踪影了,“梅特涅、皮特,真不愧是老牌的政客家族,有一套啊。”

斯温踱着步子,走进走廊里。

“不是为了卡特琳娜,也不是为了枉死的安娜皇后,这些人依旧是支持亚历山大的,但是,一旦亚历山大不遵守游戏规则,行动让他们无法预期和控制的时候,这些家伙就坐不住了,如果规则都被打破,他们又如何立身呢?”

“所以,这些人才好利用啊。比卡琳还好欺骗,也更加适合抛弃,为了对付面前步步逼近的狼,而不惜去寻找一头老虎来对抗,难道他们以为,我就这么好打发吗?难道听他们真的觉得,关键时候出卖我,就可以保住自己了吗?”

“没什么秘密,能够逃过杰里柯的眼睛。”

——————————————

斯温回到房间时,几个女孩子聊得正欢,见到妹妹的维多利亚显然兴致很高,尤其是在斯温不再的时候,她和索菲娅有说有笑,不时还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面对这位活泼的姐姐,索菲娅虽然不是很适应对方的这份活泼,但维多利亚那真心实意的喜悦之情,她还是感受得到的。

拉姆雷姆一直站在维多利亚的身后,保持着女仆的本分,不过,看她的表情,虽然略带讥讽,但是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是暴露出了她的笑容。

当斯温走进房间时,索菲娅马上就看到了兄长,就好像天然有所感应一样,斯温的脚刚踏上房间内的地板,索菲娅立马就转过了头来。

“兄长大人!”见到斯温这么快就回来了,索菲娅立刻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比刚才对着维多利亚的淡淡笑容可以灿烂多了。

这也让注意着索菲娅表情的维多利亚有些失落。

“几位可爱的小姐,聊得还开心吗?”斯温走到索菲娅身边,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这难得的话语还是让索菲娅很高兴。

维多利亚撇了撇嘴,不习惯斯温的用词,而拉姆雷姆则皱起了眉头,她可深知,斯温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人。

“维多利亚,”斯温又看向了另一个妹妹,“可以借一下你的女仆吗?”

维多利亚一愣,而索菲娅则是稍稍侧目。

“午餐该开始准备了。”

“啊?啊!好,我、我知道了。”维多利亚反应慢了一拍,“拉姆雷姆,那你就……”

“我知道,维多利亚小姐。”不等维多利亚说完,拉姆雷姆就抢先说道,“我会为您准备好您喜欢吃的蔬菜的。”

维多利亚的表情立刻苦了下来。

等斯温和拉姆雷姆离开后,索菲娅带着奇怪的眼神看向维多利亚。“怎么了吗?”

维多利亚叹了口气,刚才的欢快劲全没了。“我不喜欢吃蔬菜,一样也不喜欢。”

索菲娅恍然的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认同,但可以理解。

而另一边,斯温带着拉姆雷姆走出房间后,并没有急着去厨房,而是旖旖然的带着女仆在走廊上慢慢挪着步子。

“维多利亚今天为什么会心血来潮到我这里来,是欧内斯特的指使吗?”

“不是。”拉姆雷姆摇了摇头,“她只是为了德尼兹的事情而来,这一点她倒是认真的,维多利亚确实是这样的人。”

“是吗?”斯温不置可否,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那么欧内斯特呢,从上次的交手来看,他受的伤没有你报告中的那么重。曼弗雷德和我不一样,他的经验更加老到丰富,尤其是在搏击上,他战斗技巧的的娴熟是一般人无法单纯用时间赶上的。”

“但你不还是把他打败了吗?”拉姆雷姆看向墙上的画,避开了斯温的目光,“他在宅邸里的时候不多,受伤之后更是一直在军队里疗养,回来的时间已经恢复很多了。”

“他和曼弗雷德的交手,结果到底如何?”斯温眯起了眼,紧紧盯着拉姆雷姆,“以他的剑术,对上曼弗雷德并没有多少胜算,曼弗雷德不是那种可以单凭剑术取胜的人。虽然受了伤,但是欧内斯特并没有预料中伤得那么重,他在和曼弗雷德就交手前,是不是做了什么准备,在内政部事件的时候,他应该见识过了一点曼弗雷德的能力,不可能毫无准备的接战。”

拉姆雷姆没有正面回答斯温的问题,而是问了另外一件不相干的事情。“刚才来拜访你的是谁?我似乎听到了菲尔这个姓氏。”

斯温盯着拉姆雷姆的眼神没有放松,他很清楚拉姆雷姆的能力,既然她听到了姓氏,那么一定连名字都已经听到了。

“卡尔·诺·菲尔,他对你们而言,应该还算是熟人。”

“并不是,他和伍德不一样,很少出来走动,哪怕是这一家。”拉姆雷姆摇头说道,“在内政部那场骚乱之后,这个人曾经来看望过欧内斯特,这很少见,他和欧内斯特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以他们两个的性格,多是点头之交。而且,那之前伍德已经去看望过欧内斯特了

,他没有必要再去一次。”

“卡尔·诺·菲尔……”斯温念叨着这个名字,对于卡尔这个人,他还真的没有太深入的关注过,“也就是说,在内政部事件之后,贝利亚叛乱之前,在这个时间段里,卡尔·诺·菲尔和欧内斯特不自然的接触过。”

斯温马上想到了赫伯特的死,以及刚才卡尔对待兄弟的死不闻不问的态度。

“你关注这个人和欧内斯特还有没有什么来往。”

拉姆雷姆盯着斯温的眼睛,冰冷的面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

“怎么,您紧张了吗?”

“紧张?”斯温瞥了拉姆雷姆一眼,“和欧内斯特的再度交手,马上就要来临,而且,这一段仇怨,也是到了该终结的时候。”

拉姆雷姆沉默了,如果这段仇怨真的到了结束的时候,那么,她也要面临何去何从的抉择了。

“维多利亚呢?”

斯温的目光望向了自己和索菲娅的房间的方向,他的两个妹妹还待在那房间里聊天。

“带她回午夜堡,不就是我来帝都的目的之一吗?”

通化治疗白癫风医院
白银治疗阴道炎费用
嘉峪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通化治疗白癜风方法
白银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