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万祥科技营收真实性不足成本与长期资产数据有瑕疵

发布时间:2020-11-20 18:12:26 编辑:笔名
万祥科技营收真实性不足 成本与长期资产数据有瑕疵 虽然创业板上市实施注册制,不再重点强调企业上市前的业绩成长性,但这不并意味着会降低相关公司的信披质量,财报中相关数据真实性仍然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而万祥科技财报中相关数据的真实性不足,让人怀疑公司有借创业板实施注册制的大背景来个浑水摸鱼上市,如此做法值得警惕。   苏州万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祥科技”)是一家主要生产消费电子精密零组件产品的企业,其在近日发布了在创业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发行新股不超过4001万股。   分析该公司招股书,《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报告期内(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与相关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存在不合理之处,此外,其营业成本与采购数据,以及长期资产购建等方面的相关数据都有一定的异常,进而让人怀疑公司有借创业板实施注册制的大背景,想来个浑水摸鱼偷跑上市。   收入真实性存疑   “报告期内,公司以外币结算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78.72%、80.52%及69.37%,占比较高。”万祥科技招股书中的这段表述内容是让人费解的,因为该公司外销收入在报告期三年中仅分别占比4.08%、2.74%和4.53%。如果说前述的表述无误,则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地域构成情况中所列示的外销收入数据的真实性就很值得探讨了,其营收数据与相关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并不能合理匹配。   招股书披露,万祥科技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71023.04万元,其中3076.97万元为外销收入(如表1所示)。对外销之外部分按月均收入分别以16%或13%的税率测算增值税的销项税额,可知其税额大约为9342.58万元。整体上,公司2019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80365.62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73798.46万元,剔除预收款项减少36.30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则与当年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达到了73834.76万元。将含税营收与现金流量勾稽,则有6530.86万元含税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量支持。理论上,这将导致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有相同规模的增加。   然而,万祥科技的合并资产负债表却显示,2019年年末应收票据有315.18万元、应收账款25677.93万元、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1353.95万元,三者合计为27347.06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28136.71万元对比,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789.65万元。一增一减下,存在7320.52万元的差额无法得到合理解释。   2018年情况类似。当年70104.81万元营业收入中有1808.61万元是外销收入,将内销部分营业收入平均到每个月且分别按17%或16%的税率测算增值税,则可推算出该年度的含税营业收入为81259.86万元。   同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63994.55万元,在冲抵预收款项增加额28.04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之后,跟本年度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额为63966.51万元。该年末,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其坏账准备合计有28136.71万元,相比上一年相同项目新增8895.82万元。综合核算,现金流量与应收款项增加额合计为72862.33万元,与当年的81259.86万元含税收入并不对等,之间存在8397.53万元差额。   整体来看,公司连续两年都存在七八千万元含税营收来源不明情况,这不由让人怀疑公司为达到上市目的而有虚增收入的可能。   营业成本与采购、存货数据不符   报告期内,万祥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5亿元、7.01亿元和7.10亿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0.21%和1.31%;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8852.68万元、3780.95万元和7352.39万元,同比增长-57.28%和94.46%;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03.99万元、13040.37万元和7212.65万元,同比增长83.56%和-44.69%。从三者数据同比表现来看,明显不同步。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三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是33.34%、31.77%和23.32%,呈现逐步下滑趋势,这一下降情况与净利润波动情况完全不同。众所周知,利润大小跟营业成本变化有很大的关系,这些指标的明显异常很可能说明其中有一定问题存在。   2019年,万祥科技主营业务成本中有39469.87万元是直接材料成本(如表2所示),而该年度主要原材料采购额合计42310.98万元,将两项金额对比,该年度所采购的原材料除了已经结转到营业成本的那部分外,还有2841.11万元原材料采购额以原材料存货及产品存货的材料成本留在公司存货中,体现为存货各构成项目的增长。   从这一年的存货构成情况看,公司当年年末原材料的账面余额为4600.41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账面余额的2805.22万元增长了1795.19万元。这意味着在未结转到主营成本的2841.11万元原材料采购额中,还有1045.92万元应该体现为在产品和产成品存货的增长金额所包含的材料成本。   可奇怪的是,万祥科技2019年年末在产品1083.73万元、产成品2644.15万元,两项合计有3727.88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4498.30万元相比,不但没有增长,相反还减少了770.42万元。   既然在产品和产成品的整体库存都在减少,那么,其中所包含的原材料成本就不太可能出现增长,更不太可能会出现1045.92万元的增长。由此让人怀疑万祥科技在2019年的采购、营业成本和存货数据很可能某一方面甚至全部数据都存在问题,而这种怀疑恰好也呼应了前文提到的净利润、扣非归母净利润及主营业务毛利率变化明显不同步的异常。   类似情况还反映在2018年的相关数据中。这一年原材料采购合计金额为39062.45万元,相比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31738.75万元要多出7323.70万元,理论上还有与此相同规模的原材料采购额仍留在存货当中,导致当年年末存货各构成项目有相应增长。   在2018年年末的存货构成情况中,原材料2805.22万元比2017年年末的2175.25万元增长了629.97万元,与此同时,在产品和产成品两个项目在年末的合计金额为4498.30万元,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3003.85万元。将存货的三个构成项目的增长金额综合起来,增加金额为3633.82万元,这比理论上7323.70万元增加值要少3689.88万元。需要注意的是,这还是在没有剔除在产品、产成品当中直接人工、制造费用等其他成本项目的金额,如考虑这些因素,则实际差异只会更大。   此外,《红周刊》在招股书中还发现,报告期三年中,各年度在研发费用中均包括大约1000万元的直接投入,若考虑这些投入都直接来自原材料采购的可能性,则结果依然与上述分析中发现的数据差额不相符。   长期资产购建数据异常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万祥科技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都有明显的增长,可见公司在这三年当中进行了大规模的长期资产购建。然而,结合财务报表数据分析,《红周刊》记者发现这些长期资产购建数据同样存在大额异常。   万祥科技在建工程明细显示,2019年年末有“微型锂离子电池厂房工程”和“微型锂离子电池生产线”两个在建工程项目,分别为10294.41万元和4130.20万元(如表3所示),这两个项目在2018年年末的账面上并未列示,这意味着2019年在建工程新增加了14424.61万元。   与此同时,2018年年末账上显示的“总部办公楼及厂房工程”等四项在建工程合计金额8147.97万元,到2019年年末时,账面已经“清零”,由此可见这四项工程都已完工并结转到固定资产中。而2019年年末固定资产账面原值29961.13万元比2018年年末增加了15508.39万元,冲抵从在建工程转入的8147.97万元之后,2019年直接购置而导致固定资产增长了7360.42万元。   2019年,除了在建工程增加14424.61万元和固定资产直接购置增加7360.42万元之外,无形资产和长期待摊费用基本都没有增加。综合起来,该年度长期资产的整体增长金额就是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增加额的合计21785.03万元。   理论上,不管是在建工程增加还是直接购建固定资产,都会产生相对应的现金流量流出,或者形成相对应的应付账款,两者综合起来恰好跟长期资产的增长额相匹配。而万祥科技在2019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为17997.54万元,此外考虑其他非流动资产当中所包含的预付设备、工程等投资款减少额234.02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该年度购建长期资产现金流出金额为18231.56万元。   将2019年长期资产整体增加额21785.03万元和现金流出金额18231.56万元对比,不难发现还有3553.47万元的长期资产增加额是没有获得现金流量与之对应的,理论上应该体现为应付账款的增加才对。   招股书显示,2019年年末的应付账款中,有7254.60万元是应付工程、设备款项,与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2356.57万元相比,新增了4898.03万元,这一数据明显超过理论上应该新增的3553.47万元长期资产增长额。显然,2019年长期资产的购置情况跟现金流量、应付账款等项目是不匹配的。   2018年的长期资产购置情况同样存在问题。2018年年末,万祥科技的在建工程当中的“总部办公楼及厂房工程”等四个项目出现增加,合计增加7033.82万元,而“厂房装修工程”完工转入固定资产236.37万元。与此同时,固定资产账面原值14452.74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的10510.95万元相比,增加了3941.79万元,冲抵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的236.37万元,则固定资产通过直接购建方式增加的部分为3705.42万元。此外,长期待摊费用中的装修费增加了383.09万元。   综合起来,2018年在建工程及固定资产直接购建的部分等长期资产合计增加了11122.33万元。一般情况下,在该年度的财务数据当中也会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出或应付账款的增加与之相匹配。   2018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为11066.23万元,冲抵其他非流动资产当中预付的设备、工程等投资款的增加额95.05万元,实际上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出了10971.18万元,基本跟长期资产合计增加额11122.33万元相同,仅相差151.15万元而已。理论上,相关的应付账款大致只需要增加100多万元就符合财务勾稽关系了。   然而,2018年年末应付的工程、设备款项2356.57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的696.40万元相比,却出现1660.17万元的增长,与上述理论值相比,相差了1509.01万元。连续两年长期资产购建数据存在大额异常,这显然是很可疑的。淮南好的白癜风医院
淮南好的白癜风医院
黄冈好的白癜风医院
黄冈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