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神级情绪系统第39章大胸弟有一套啊

发布时间:2020-01-20 07:41:59 编辑:笔名

神级情绪系统 第39章 大胸弟有一套啊!

第二天清晨,郁绮鸢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被子已经被两人踢开了。

因为为了健康,她没把空调的温度调太低,所以盖着被子其实有点热。

她的睡裙也卷了上去,连小nei内都露出来了,这也就算了,反正保宝还在睡着。

可是她的脑袋居然就贴在保宝怀里,这也就罢了,反正保宝还在睡着。

但是!保宝的手居然就放在她高耸的胸上,就算你在睡着也不行!谁知道你半夜的时候有没有揉过!

郁绮鸢的脸一下子红了,娇艳欲滴尤为可人。

她屏着呼息,红着脸轻轻从保宝的怀里抽出来。

看到保宝没有醒,她才轻吐了口气,然后急忙起床洗漱。

保宝醒来的时候,是八点三十几分。

意识刚一清醒,他便听到了系统传来的声音。

“宿主已捕捉到郁绮鸢的害羞情绪,获得高级害羞表情和1点积分。”

保宝登时愣了一下,马上向系统提问:“获得害羞情绪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系统:“由于当时宿主处在睡眠中,为了不打扰宿主休息,并没有进行语音提示,但会在宿主意识清醒的时候提示。”

尼玛!本王问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特么说了一堆废话!

算了先不管了。

保宝下床后,看到桌子上有一支没拆封的牙刷,知道这是郁绮鸢给他准备的。

洗漱完毕后,保宝换上了衣服,下楼迎面看到了王兰。

“姑爷醒啦!”王兰笑着点头。

“嗯……爷爷呢?”

“老爷已经回去了。”

“这样啊!”

王兰笑道:“姑爷用早餐吧!是小姐亲手做的,小姐说姑爷次来,她要亲自给您做一次早餐才行。”

保宝闻言笑了起来。

早餐是蒸蛋羹,拌黄瓜,酱牛肉,红薯粥和米饭。

“嗯……小绮鸢手艺还挺不错的嘛!”保宝边吃边感叹着。

吃过早餐后,保宝去了洋楼后面,王兰告诉他郁绮鸢在这里跑步。

郁绮鸢穿的是简单休闲的T恤短裤,跑步专用。

保宝望见她后,便喊了一声:“绮鸢,我先回去了。”

郁绮鸢闻言,停下了跑步,拨了下长发朝保宝转过了头:“又没事,你回去干嘛?”

“我练习调酒啊!”

郁绮鸢想了想,朝保宝走了过来:“不差这一天了,我们出去玩玩吧!”

她休息的时间只有这么一天,就连礼拜六都去公司,如果两人连这一天都不一起出去走走的话,真的就没有培养感情的机会了。

“算了,勉为其难吧!”保宝“无奈”点头。

郁绮鸢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你等我一下,我得换身衣服,哦对了……你希望我穿长裤还是裙子?”

“你穿什么都好看。”

“你说啊!”

保宝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硬币:“正面就穿裙子,公平公正公开。”

郁绮鸢:“……”

硬币抛起,落入保宝手中。

郁绮鸢看了一眼:“反面,那我穿长裤了。”

“反面也是裙子。”

“……”郁绮鸢拍了拍胸口,知道保宝又开始“治”她了,索性什么都不说了,转身朝远处走去。

“我开玩笑的,你穿什么都可以。”保宝在她身后笑着。

……

红色的跑车,保宝坐在副驾驶上。

郁绮鸢还是穿了一条黑色的齐膝群,搭配着白色浅V领休闲衬衣,青春时尚。

此时的保宝还在想着她害羞的事情,昨晚上快把他累死了也没把她弄害羞,她怎么自己莫名其妙害羞了呢!

早知道这样,昨晚就不该鼓捣什么ABCDEF计划了。

“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对我做什么了?”保宝突然道。

郁绮鸢望了他一眼,淡定地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保宝凑上脑袋就紧紧盯着她的脸颊,奈何这女人根本不慌,依旧淡定自若。

看着看着,保宝逐渐忘记了她害羞的事情,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字:到底为什么会有脸型如此精致的女人?

“你看不够吗?”郁绮鸢波澜不惊地道。

“我总会有看够的时候。”

郁绮鸢吸了口气,如果别人的男朋友敢在女朋友面前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起码得哄一个小时吧?

我要撒娇装生气吗?

保宝收回狐疑的眼神,他睡觉的时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否则这个女人不会害羞的。

难道她偷亲我了?

原谅保宝童鞋暂时只想到这一个可能了。

保宝嘴角缓缓蔓延上一抹奸笑。

“你为什么突然笑得这么猥琐?”郁绮鸢微蹙着纤眉。

“没……没事,嘿嘿嘿嘿……”

“简直更猥琐了……”郁绮鸢更加莫名其妙了,不过她也不问了。

车子停在了帝华大商都的地下停车场。

下车的时候,郁绮鸢戴上了墨镜,同时给保宝也递了一副。

“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男朋友?”

“不想。”郁绮鸢摇了摇头:“我希望别人知道你是我老公。”

保宝明白了她的意思,两人确定结婚才能正式公开关系。

换句话说,要么他同意当上门女婿,要么郁绮鸢同意嫁出郁家,两人必须有一个妥协的才行,否则现在处的再好也走不到一起。

两人戴着墨镜走出地下停车场之后,郁绮鸢忽然把白色的包包举在了保宝面前,檀口微张:“喏……”

虽然帮女朋友拿包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不过保宝觉得,她在用这件正常的事隐晦地替她宣扬声势。

和这个女人交锋,大脑必须时刻准备着。

“怎么?连女朋友的包都不愿意拿?”郁绮鸢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有一抹浅浅的小得意。

可怕!这和道德绑架是同一种性质的吧?

“咳咳……”

保宝接过了她的包,四下张望,然后径直朝旁边的一个小店走去。

“给我来一个冰激凌,要你这里贵的!”保宝从郁绮鸢的包里大气地掏出一张百元钞票。

既然拿到包了,必须得先花钱,多少都无所谓,就是不能输了阵势!

店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望了一眼保宝旁边的郁绮鸢,提醒了一声:“先生,您确定只要一个冰激凌吗?”

保宝侧头看了眼郁绮鸢,佯装才回神的模样:“哦……那要两个,一个我吃,一个她看着我吃。”

“……”男人无语了,心想我如果敢这样说,指定要跪搓衣板的,你就不怕女朋友怼你吗?

“嗯……都是我男人说了算,他要我怎么我就得怎样……”郁绮鸢“委屈”地点着头。

“……”男店员要被他们俩玩坏了。

看不出来……这个气质的女人,居然被这个男人调教的服服帖帖,大胸弟有一套啊!

再想想我家的母老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

北京德胜门医院专家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
怀化儿童癫痫病医院
常德治疗阴道炎医院
中山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