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天涯小说降瑞雪诗圣莅世仰先贤少年立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5:53 编辑:笔名

瑶湾村位于洛水、泗水、黄河交汇之处,嵩山、邙山相峙,山清水秀,灵气蕴茵。村后一山,三峰挺立,中锋凸出,型若笔架,故名笔架山。大雪初霁,冰雕玉砌,笔架山分外秀丽。山后有山,山顶凹陷,型若砚台,俗称“砚窝”;山下一洼清水,俗称墨潭。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昔日,杜闲祖父杜依艺任巩县令时,以为此处风水宝地,故而居家。笔架山乃邙山遗脉,土石相间,催生林竹,葳蕤苍翠,人间幽境。雪光初霁,旷朗无尘。远处山峦云缭雾绕,近处墨潭澄明如镜。山下土坎中嵌入数户人家,院落洁净,齐整有序。  新年到来。山村虽小,亦是热闹非凡。家家户户桃符一新,锣鼓鞭炮辞旧岁,迎新春。男女老少皆着新衣,拜长辈,上祖坟,亲戚朋友互往来;择吉时,选利向,闻好言,邻里乡亲道祈福。忽然,墨潭边上,古柳之下,一阵钟声响起,声震山村,余音萦绕……人们不由放下手中活计,纷纷起身探望:就见古柳之下,杜家老夫人满面春光回应村人:崔氏喜得贵子,母子平安!  闻听对岸瑶湾村钟声传来,杜闲于船舱一跃而起,冲上甲板,喜不自禁:杜家有后,喜得贵子!原来杜闲一夜未眠,心中期待就是隔岸钟声!数日前,杜闲复信家中,估算行程,抵家必是除夕前后。唯恐洛水渡口无船,遂相约家母:妻若生女,于院落放焰火;妻若生男,则按村中惯例,撞响村中古钟。船夫、童仆见状,亦是欢喜,借机向杜闲讨要彩头。杜闲笑道:“若能快些回到我妻儿身边,莫说彩头,便是取去囊中所有银两,又有何妨?”  船夫闻言,急忙以篙试水。此时,风雪已住,冰面渐已稀薄,不由冲洛水一声吆喝:“开船!开船!”  船行洛水之上,大雪初霁,风光无限。两岸玉砌堤岸,映着粉妆;一排烟柳轻扬,柳梢含着春意,垂着雪凌;两行青鸟白鹭,翅尖划过水面,奏响清风。杜闲目望笔架山巅,心随流水,遐意轻歌:  浩雪落中天,从风渡洛水。积雪明远峰,山村萦春意。  船头望玉树,肠断忆连枝。欲将魂魄飞,梨花牵人衣。  船行多时,已抵彼岸。夕阳西下,彩霞漫天。杜闲急忙探囊取出一锭足银,交予船夫。船夫喜不自禁,再三道福,拨船而去。童仆已自船后牵过马匹,主、仆二人上马,片刻,回至家中。  一方小院依笔架山而立:三孔土窑,五间瓦舍排列有序;院中几丛翠竹映雪,两棵枣树挺立。一株梅树分外醒目:粗壮苍劲,疏影横斜,花蕾初绽,暗香浮动。不大的院门悬着灯笼,上书“杜”字。院落里早已挤满乡亲,见杜闲归来,皆围着杜闲嘘寒问暖,纷纷道福。有人道:“瑞雪兆丰年。恰汝子临世,必主大贵。”又有人道:“数日前中夜,偶遇一紫衣使者,自称文星典吏,于笔架山走下墨潭,倏忽不见。莫非此子乃其下凡?”老夫人闻言,亦喜道:“小儿恰生于震旦,普天同庆之时。其落地时,恰有一朵礼花空中绽放,光芒如雪,照亮院落。”杜闲亦欢欣不已,笑道:“若如众人所言,我必精心教诲此子,以不负天地隆恩,众人所望。”  日暮。众人络绎散去,杜闲方得以净面,急入内室。夫人崔氏见夫归来,就欲榻上起身,被杜闲轻轻拦住:“杜家有后,乃夫人功德。”复视小儿,正至酣睡。杜闲笑道:“我于洛水船上,于大雪中恍惚看见一道白光冲入家中,莫非正应此子?”夫人略已喘息,亦笑道:“我只见院落顿明,此子降生。”  杜闲着女仆送来蔘汤,轻揽爱妻,一边小心喂送,一边轻声言道:“吾祖任职巩县令时,以为此处笔架山、砚窝、墨潭相连,必是盛兴文风之风水宝地。吾父果是才高八斗,满腹玑珠。诗文书法,冠盖天下。唯闲不才,委屈夫人。”  崔氏淡然一笑:“我夫亦有才华,只是含而不露。昔于洛阳,我父于府上出题选婿,夫君应对,皆称人意。”  “焉能忘怀?”杜闲恍然笑道,“泰山出题:‘桃花流水;’我对出:‘绿荫芳草。’泰山又出题:‘莫放春秋佳日过;’我对出:‘难风雨故人来。’对上此联,泰山急忙接过我生辰八字,笑意满面。”夫人又道:“况我夫书法硬朗清雄,干净有味;自成一格,不让大家”。杜闲再闻夫人褒奖,略有动情:“字不立,何立人?”又轻叹一声,“只是数年来,家父因才高为人所妒,屡遭磨难,我亦是随父受过,艰难度日,着实委屈夫人。”  崔氏闻言,默然良久,方接道:“今岁朝廷多变,如今总算安宁。小儿生于此时,实乃苍天眷顾。”  杜闲俯身妻子道,“我于长安时,目睹天朝气象渐新:当今太子勤政爱民,励精图治。重用贤能之士,广揽人才。皇上亦有传位太子之思。若贤明太子当政,不出数年,我朝必将再呈盛世。”  夫人闻听,欣喜万分。过了片刻,接话道:“只顾把话,耽误正事。快为小儿取名,好使其名正言顺,立于人间。”  杜闲俯身细视小儿:目正口方,略有锁眉。沉思良久,方道:“今我朝气象渐新,我儿生自逢时。期我儿承自家风,为国效力,为民请命。家父临终,亦有遗言:长孙名辅。以期辅佐明主,激扬家风。我意‘辅’字略有直露,就取谐音‘甫’字。即含男子之美称,又含众生之意。即有文皇典吏下凡之说,字取‘子美’。‘子美’乃‘字美’谐音,暗含我其我儿诗文书法俱佳。‘子’字含义颇多,我欲取‘小’意,暗嘱我儿承先祖‘以弱为强’之风骨。”  “果然好名。”夫人道,“小儿出生之际,哭声嘹亮,间有叹息之声,使我心中略有不安。”  杜闲闻言,心中一缕忧丝掠过:小儿生于大雪之中,雪花清冷、漂零,莫非预言我儿人生多艰?复又想到‘瑞雪兆丰年’之说,急忙安慰夫人道:“夫人多虑矣!我儿将来必如瑞雪,有益于天下苍生。”    杜甫诞生之年,朝廷多变。五月,睿宗改太极年号为延和;六月,又禅位于太子,尊太上皇;七月,太平公主起事谋变,为太子李隆基平息;八月,太子正式荣登大宝,是谓玄宗。再改年号为先天。一年之中三改年号,古今少有。然唐玄宗即位后,重用贤能之士,尤其任用贤臣姚崇为相执政,使朝廷政令畅通,赏罚分明。姚相提出十项治国方略,皆金玉良策。如此,朝廷上下,气象一新。  光阴荏苒,杜甫日渐成长,转眼四岁。聪慧异常,敏而好学。在祖母教诲之下,已会背诵祖父杜审言十数小诗。杜甫虽不解其意,却以为诗文节奏铿锵,朗朗上口,以为好物。只是母亲多病,常见母亲痛苦蹙眉,心中不乐。若值上好天气,杜甫便缠着母亲带他去屋后草甸之上看雁。秋天,风从额尔多斯草原吹来。吹来草香,黄叶,雁阵。风中雁阵压低芦苇,使天空更加辽远。杜甫常坐在屋后草甸上,托腮凝思,良久不语。总是待日将暮,方自返家。  次年,接连伤心之事降临杜家。杜甫上有一姊天生柔弱,竟遭流疾袭扰,被病魔夺取生命。看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杜甫亦是垂泪不止。他望着门前指甲花以及果园笼着的兰色水气,幻想着自己在雨中拼命追赶,仿佛要将迷路之姊带回……当他将心意告诉母亲时,母亲更是伤心。麦子收割后,母亲刚刚放下手中的活计,就于一个雷雨天,黯然逝去。泪水和痛疼没留住她,杜甫总梦见母亲在天上,他在地下,相互伸出手来,却如何也牵不住母亲的双手……而痛哭不止。  多亏二姑自洛阳而来,见到孤单、忧郁的杜甫,痛惜于心。加之,后祖母要照顾更幼小的弟弟杜颖,无暇顾及杜甫。二姑望着杜甫期待的目光,在一声爱怜的叹息中,将其带向洛阳。  坐在船头,杜甫望着洛水两岸秀色,禁不住欢呼。二姑不时指着沿途神都山、八卦台、兴洛仓、石窟寺、伏羲台等景观。船过净土寺时,就见佛寺依山势而建,楼阁巍峨,绵延数里;松柏簇拥,竹林摇曳。寺后一座青山突兀,岩石峥嵘。石崖之上,佛像罗立。二姑素来一心向佛,望着佛像,双手合十,默诵经文。杜甫亦望着神像出神,不由问道:“佛像何来?”二姑随口应道:“神仙修造,牧童喊成。”见杜甫闻言茫然,二姑睁开双目,述道:“此处就是千佛龛。古人于此依山凿有五窟,窟中皆有上千佛像。传说,一个牧童每天放羊路过此山,总听见大力山中有凿石声响。数月过去,牧童又过此山,忽听到山中凿石声止,有老者接连发问:‘成不成?’‘成不成?’牧童不及多想,应声:‘成!’牧童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巨响,恰似山崩地裂。待尘埃落定,牧童惊见大力山石窟洞开,窟中佛像现身,佛光普照。”杜甫闻听,接道:“神仙修造千佛,定是百倍艰辛。牧童像由心生,定是心存善念。”二姑闻言惊呆!不想杜甫小小年纪如此慧心,不由将杜甫紧拥胸前,爱怜道:“甫儿就是那牧童,让二姑欢喜。”船过孝义,二姑问杜甫:“甫儿可知此名来历?”杜甫不知。二姑指着满坡紫荆对杜甫道:“传说汉代此处居住一户农家,兄弟数人,散淡度日。父母谢世之后,兄弟不睦,只好分家。房产、土地分完之后,唯有院中一株千年紫荆树无法处置。长兄提议:将此树伐倒,再分为几段。不想话音刚落,就见千年紫荆瞬时落叶凋零,花朵枯萎。兄弟们望着此树大惊。长兄见状,不由垂泪道:‘我等兄弟之情竟不及草木?有何颜面立于人世?”竟向荆树撞去。兄弟们急忙拦阻,就在这时,又惊见这株千年紫荆瞬间枯枝返青,花朵盛开……众兄弟幡然醒悟。从此,同心同德,振兴家业。未过数年,竟成此地富裕和睦的大户人家。地方采风使将此事奏向朝廷,皇帝亦是感动。亲自诏封‘孝义’于此地。”二姑话音刚落,杜甫已是满脸肃穆,面对二姑屈身道:“甫儿一生必以孝义仁爱行天下。”二姑紧拥杜甫,泪眼婆娑。  春风骀荡,杨柳烟翠。二姑与杜甫坐在船上闲话,洛水悠悠。船过康家店时,正值中午。二姑安顿杜甫在船上小憩,自己和家仆上岸再备些清水蔬菜。阳光很好,暖暖地照着杜甫,静静地照着河水。一路之上,杜甫亦然困乏,不由伏着船窗,渐入梦乡……    眼前雾霭荡荡。忽然间,一道金光掠过,雾散瘴消,复现碧空。杜甫觉得有凤凰飞来,驮着自己,腾空而起,扶摇直上。耳边风雨之声,胯下霞光飞驰……转眼之间,已至陌生之地。  远处青山如黛,祥云缭绕;近处,龙飞凤舞,鹤啼鸟鸣。奇花异草,香气馥郁;苍藤古树,清新怡人。一条大河清澈见底,五彩卵石浮动;两岸无边葡萄架下,七色葡萄放光。杜甫正在惊奇之时,就见一位老翁手拄白玉杖,飘然而来。望着满面霞光、银须拂胸的长者,杜甫知道得遇仙人,连忙施礼。仙翁道:“子美心中焦渴,何不拿起手中竹管采文?”  杜甫茫然道:“此是何地?如何采文?”  仙翁以杖指着大河,“此处康水,正好采文。”又指向岸上葡萄架下的七彩葡萄,又道:“此处星露,正好润笔。”  杜甫正值口干,顺手摘下一颗硕大的玉色葡萄放入口中,入口即化,甘冽至极。那仙翁惊道:“一口吞下文曲星。”  未待杜甫再伸出手来,就被仙翁引到河边。杜甫顺手将手中毛笔向水中濡去,如是者三,顿见竹管金汁饱满,不由对着碧天悬空。仙翁再道:“三千诗情日月明。”  望着杜甫手中竹管不断飘出金缕,诗句写满碧天,仙翁笑道:“子美可否咏上一诗?”  杜甫随口吟道:  凤凰出东方,翱翔于四溟。  凤鸣如箫笙,凤舞天下平。  ……  正在此时,就听一声叫好,已将杜甫惊醒。原来二姑放心不下杜甫,草草上岸安排家仆前去采买所需,自己急忙返回船中。恰听杜甫伏窗吟诗,不由激动道:“所吟何诗?”  “凤凰之诗。”杜甫醒来,望着二姑道,“适才迷梦之时,见一仙人。”遂将梦中所见告于二姑。二姑惊喜:“此处河湾正是康水,何不取出锅瓢采文?”一面笑着,一面帮着杜甫用力以锅瓢舀取河水,将船身湿透。家仆和船夫上船,惊见姑侄二人于船上戏水,不由劝阻。二姑置下锅瓢,低语杜甫:“甫儿来日必是文采飞扬,诗超先祖。只是天机不可泄,切莫将梦中之事告诉别人,以免为外人笑。”杜甫记下。船夫解开船缆,将篙向岸上奋力撑去,小船欸乃着越过两河汇流之处,沿黄河溯流而上。  黄河水流激荡,汹涌澎湃。小船艰难行进,险要处尚需纤夫拉纤。姑侄二人已从适才欢愉之中静下心来,杜甫望着岸边景色出神。船过西岭时,二姑指着岸上高岗,道:“西岭山顶就是王岗寨。那里是前朝魏王李密的家。魏王少时贫寒,无法求学。只好放牛之时,牛角挂书,抽空苦读。后来,果然成为一位文武兼备的英雄。再看兴洛仓,就是魏王率领义军开仓放粮之地。这里百姓感恩魏王,现在还有魏王祠,香火旺盛。”杜甫闻言,已知二姑言中之意,心中暗生发奋读书之念。  船行二日,已抵洛阳天津码头。杜甫走出船舱,大都市气息便迎面扑来,使人目眩。一座虹桥率先抢入眼来:桥身巨大,横跨洛水。桥上油漆华丽,雕花精美,似一道彩虹。桥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有诗赞道:  天津桥下阳春水,天津桥上繁华子。  马声迥合青云外,人影动摇绿波里。  杜甫扯着二姑衣襟,小心上岸,搭轿前行。就见洛阳古都,城阙严整;高楼厅阁,连绵数里。店铺鳞立,货物琳琅满目;人潮如涌,熙攘几多繁华。直到二姑家中,杜甫还恍在梦中。 共 1001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的常见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研究院治男科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