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无上圣天 第250节:拦路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3:33 编辑:笔名

无上圣天 第250节:拦路

离地三尺有神明啊,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这下秦孤月真的知道好奇心可以害死人了。

“老夫不知道你说的年轻人是谁,老夫只知道还有要事在身,如果你执意拦住老夫的去路,老夫可就只好不客气了!”中年大叔对于墨君无的话,强硬地回答道。

秦孤月真想给大叔一个大拇指,够强硬啊,抵死不承认,难道这家伙还敢跟你打一架不成?

也是啊……这中年大叔和墨君无好像都是星杰阶境界,到底哪一个更厉害一点呢?

“你将他藏在五行乾坤壶内,我难道就察觉不出来了吗?”墨君无的话似乎一下子就洞穿了大叔的谎言。“我乃是追寻那被我杀死的叶凡的千秋功业册追来的,那一股浩然真气怎么可能有假?”

秦孤月一下子就听见了,原来老头把自己封进来的这一件法宝叫做五行乾坤壶啊,五行,五行……怎么好像是……相术师的宝贝?

“老夫不知道你在胡乱说些什么东西!”大叔依旧寸步不让,开玩笑,把秦孤月交出去,那他这一趟不是白跑了?

“你不要狡辩!”墨君无似乎没有想到对方的脸皮会这么厚,毕竟他之前也是儒门中人,都知道礼义廉耻这四个字,哪里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说法叫做“人不要脸,天下”?

“哼,你既然这般抵赖,那我也就只好得罪了!”墨君无的脾气显然也不太好,毕竟天天被人追杀,整整一个月,任是一个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发飙的,现在就大有一言不合就要与面前的中年大叔大打出手的态势。

此时秦孤月是在那五行乾坤壶中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两名星杰阶的强者遥遥相对在嘉门关前的辽阔戈壁上空对峙着。

“哼,如果要动手的话,老夫倒是不介意教训教训一下你这个不知礼数的后辈……不过……”中年大叔看着面前的墨君无开口已是占了一个大便宜,随后又停顿了一下,冷声说道:“看起来你似乎很怕别人知道你的行踪,你这样能不能打过老夫尚是二说,难道不怕引起更多的人注意吗?”

也许墨君无平时横行无忌惯了,特别是这一个月来,没有了圣贤书院的束缚,反而是遇到看不惯的,直接打杀了事,反正外面能够在他面前过上几招的,两只手也数得过来的。

现在经得这中年大叔一说,不禁脸上微微色变,却听那中年大叔继续说道:“你看,离这里不到百里就是嘉门关,有重兵把守,守将图门传更是一名星魄阶的武者,如果你在这里对老夫动手,难道他会不知道吗?”

“哼,区区星魄阶,杀了便是了。”墨君无冷哼一声,看着面前的中年大叔说道:“倒是你,实力不错,我很期待和你较量一番!”

“对不起,老夫现在没有兴趣跟你多纠缠,还有要事在身,以后如果要找指教,日后再说,这次恕不奉陪了!”说着,中年大叔就要朝着嘉门关飞去。

“慢着!将五行乾坤壶留下!”墨君无毕竟不如这中年大叔那般老奸巨滑,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要跑路,顿时,大喝一声,驾驭青色飞剑拦截了上去,挡在中年大叔的面前说道。“我岂能让这小子走漏了我的行踪!不行,否则今天我们谁也不要想去嘉门关!”

“哼!”中年大叔没好气地回应了一句说道:“你倒真有脑子,且不说那个少年人在不在老夫的五行乾坤壶里,如果此人是儒门奸细,那应该时间赶回圣贤书院报信才是,那你告诉老夫,圣贤书院在什么方向?正北,对不对?那嘉门关在什么方向?”

“呃?”墨君无一下子就给绕住了。

“在西南,你是脑袋不好使,还是怎么说?”如果可以,中年大叔简直想拍墨君无的脑袋了:“如果这是儒门奸细,出嘉门关干什么?你这样的年轻人,人还没来,脑袋就先绣了,真是让人着急啊!”

说着他大袖一甩,就要继续赶路。

“慢,慢着!”谁知中年大叔刚飞了没几步,墨君无竟是又驾驭飞剑赶了上来,又一次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到底有完没完了?难不成是还想劫财不成?”如果此时秦孤月在五行乾坤壶里能够看得见的话,大叔现在的一张脸已经变成绛紫色了,显然是已经到发怒的边缘了。

“老夫两袖清风,没有余财,要劫财是别想,劫色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可是老夫也没有龙阳之癖……”

看着那一本正经的中年大叔,说着这么不着调的话,墨君无也不知道是终于组织好了语言,还是忍受不下去了,骤然打断了大叔的话说道:“前,前辈!你可有办法……助我……助我过嘉门关?”

哎呦!

秦孤月心中暗叫一声,原来是有求于人啊,之前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要我,我才不愿意帮这种人呢!

但是大叔就是大叔,捋了捋他不长的山羊胡须,又看了看面前的墨君无一眼,然后缓缓说道:“有是有……不过以你的实力,直接过去不就行了吗?”

然后他似乎是故意埋汰墨君无一样,开口说道:“刚才有人不是说,嘉门关守将不过星魄阶境界,直接打杀了事吗?”

也不知道是被大叔这句话给弄得尴尬了,还是因为墨君无本来就是一个急性子,便是抢着说道:“图门传当然不足为惧,但是圣贤书院……”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他们怎么可能不在各个边境线上布下高手,层层防控,防止我脱离圣天王朝的疆域?而且,这件事,应该圣贤书院还是秘而不宣的,那么必然不能公然地通缉我,所以各大关口肯定都有儒门的人……还请前辈帮帮忙……”

似乎是怕自己光说无用,也许是他这一个多月来,感觉到了人间冷暖,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过是一句屁话,竟是伸手入怀,掏出一枚榛子大小的绿色宝石抓在手中,递到中年大叔的面前说道:“此是万年木相精华凝结而成的草木精石,乃是木系相术师梦寐以求之物,我偶尔得到,于我也没有什么益处,如您能够不吝相助,这件宝物就赠于您,权当结一个善缘了!”

这些话,秦孤月在五行乾坤壶中听得可是一清二楚,这草木精石,他是知道的,乃是跟火龙琉璃宝珠一个品级的法宝,木系相术师的至宝,拿到外面拍卖行也是千两黄金的抢手货,说送也就送了,这墨君无倒也真舍得。

而且好像很会投其所好嘛。

果如秦孤月所料,中年大叔动摇了。

笑呵呵地接过那一枚草木精石,大叔对墨君无的称呼已经由“小子”变成“贤侄”了。虽然还是占了很大的便宜,却是没有之前的敌意那么浓烈了。

“贤侄,大家都是江湖飘遥,理应互帮互助一把,老夫倒不是贪图你的这枚草木精石……”说到这里,秦孤月几乎想象都想得出来,那中年大叔脸上的表情必定极其猥琐,一般将那一枚草木精石收入袖中,一面咧着嘴笑道:“但是贤侄实在是盛情难却,若是老夫不收,反倒是见外了。”

说这话的时候,中年大叔只感觉面前的墨君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说:“你不想收你就还给我啊,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啊!”

当然了,那句话也许是到了嗓子眼,但还是没有吐出来的,毕竟他有求于人啊。

当下只得谦卑对中年大叔说道:“还请前辈指教如何过关之法!”

“如此方便!”中年大叔扬了扬自己的袖子说道:“你也进老夫的五行乾坤壶内,由老夫一并带出关去,便是了。”

“什么?”墨君无似乎没有想到中年大叔竟会提出这样匪夷所思的方法,而且两个人在半刻钟前还是敌人,现在就算彼此结盟,也只是为了“过关”而已,确切地说,是墨君无有求于中年大叔,希望对方帮他过关……

但是仅仅凭借这样一份相互利用的信任就要墨君无到对方的法器里?这种请君入瓮的行为,还真的是有点挑战。

“有……有没有别的办法?”墨君无有些咋舌道。

“老夫愚笨,只能想到这等笨办法了。”中年大叔耍无赖了,反正定金也收了,你不答应就算了。

似乎也是感觉到想要从这头老狐狸手中把定金拿回来的难度,无异于虎口拔牙,墨君无只得应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便依前辈的吧!“

“嗯!”中年大叔笑了一下,轻轻一扬袖子,墨君无立刻就变成一道青色的剑芒,连人带飞剑尽数被他收进了袖中。

此时此刻,在五行乾坤壶内的秦孤月只看到整个天空骤然一亮,就好像是破晓的晨曦一样,但是骤然又闭合了起来。

显然,墨君无被中年大叔传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了,这个五行乾坤壶内还是很大的,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房间一样,所以秦孤月才遇不到墨君无,墨君无才发现不了秦孤月……

否则的话,这五行乾坤壶里,怕是要出命案了!

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
广州市番禺区石基人民医院
重庆治疗龟头炎医院
九江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白癜风医院威海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