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平安证券:改革者会恐惧改革吗

发布时间:2019-12-05 04:38:15 编辑:笔名

平安证券:改革者会恐惧改革吗 2014-03-14 类别: 机构: 研究员:

[摘要]

核心观点:

真正的改革者在动真章的改革时,才会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恐惧、勇气、深思、慎行。改革者对改革的恐惧,在于改革只有知难而进的担当,没有全身而退的备选。这对理解当下中国宏观经济有重要参考意义。真正的改革必然逐步触及硬核问题。在房地产、产能过剩、国企改革、影子银行的问题没有真正暴露之前,人们对这些问题有恐惧之心,当问题逐次暴露时,恐惧之心不减反增。

但因为改革而悲观,也许不足取。从国有资产、外汇储备和自然资源来看,中国政府面临的问题严峻,但改革开放积累下来的雄厚成果,也使得改革本身有较大斡旋余地。中国的改革无所谓时点方案,任何时候任何方式进行整体或局部的改革,都是早比晚好,果断比犹豫好,敢于胜利比逡巡不进好。国运在此际,如沉舟侧畔,病树前头,风物长宜放眼量,不宜悲叹。

当改革者下定决心开启改革大幕时,会对改革产生恐惧感吗?这个问题对许多人而言似乎比较荒诞,改革者会害怕改革本身?也许是的。远有商鞅,当他提出废井田、开阡陌,重农商、实郡县、奖军功时,一定心怀置之死地的决绝之意。当毛泽东提出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时,一定深知习惯了挫折的心态,必不敢有必胜之心。当朱鎔基总理指出就算前面是地雷阵,也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时,也必壮怀激烈。因此只有真正的改革者,在动真章的改革时,才会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恐惧、勇气、深思、慎行。

改革者对改革的恐惧,在于改革只有知难而进的担当,没有全身而退的备选。这对理解当下中国宏观经济有重要参考意义。因为看空中国的悲观叹息在集聚之中,相信季度宏观经济数据陆续披露后,悲观将继续发酵。各种数据也在佐证人们的恐惧,消费增长不尽如人意,外贸大起大落,汇率不再坚挺,大宗商品暴跌,房价松动等等。看空中国的悲观只是刚刚开始。18届3中全会至今,中国社会经济各方面的百废待兴,但我们依然应该对改革的艰难和代价有所预期。

以国企改革为例。混合所有制经济和国有资本营运平台还未揭开大幕。但国企改革必然会会触动利益,否则国企改革恐怕将摔倒于起点。时至今日,国企改革具有了可能性,但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必然要付出一些艰辛和代价。

以银行盈利每况愈下为例。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容忍,传统银行日益面临多重挑战,也许并非坏事情。以往银行盈利增长简单地躺在不断做大资本,依赖膨胀的资产负债规模和稳定的息差上。在利率市场化的初始,银行系统则更多地借助影子银行系统的高利率,实现表内损失表外补。中国百万亿元的广义货币中,有5%-10%以较高利息被配置在真正资本饥渴但有高成长的行业和企业还是可能的,但是几乎占据社会融资规模一半的资金以极高成本配置在涉矿、涉房、涉地方政府的行业和项目中时,人们不能不心生恐惧。如果这种低效高风险配置资金不可持续,如果银行被迫更多地关注资本补充、关注削减成本、关注金融创新,承受息差收窄和新型金融机构的冲击。迟缓的利润增长可以预见。

以房价疲软为例。过去12年,中国房价总体上实现了翻两番,一二线城市的上涨更猛烈。尽管京沪居民收入还只是中等,但京沪房价已可与国际大都市等量齐观。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房地产市场加速走入供过于求的颓势,其上上游的钢铁、有色、水泥、玻璃等行业均已陷入困境,其上游的建筑安装施工企业也举步唯艰,现在轮到房地产不足为奇。货币供应量价的变化、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变化都迎来了清晰的房地产拐点。政府的重心必须从平抑房价上涨到警惕房价过快下滑上来。

以刚性兑付的打破和不良的暴露为例。既然涉及煤炭、钢铁、有色等的高利率融资是典型的风险融资,那么风险必然遮掩不住,刚性兑付会逐渐打破。涉及新能源、钢贸、造船、水泥等产能过剩矛盾突出的行业,相关融资出现不良也势所难免。让问题得以暴露,总比问题拖沓无期要好。

真正的改革必然逐步触及硬核问题。在房地产、产能过剩、国企改革、影子银行的问题没有真正暴露之前,人们对这些问题有恐惧之心,当问题逐次暴露时,恐惧之心不减反增。这就必须让我们回到文章的开头,改革者为什么也害怕改革?也许因为改革不是过大年,是我们必须共同付出代价的,也是有不测风险的。但因为改革而悲观,也许不足取。去年以来,政府强调的区间管理,可能在于全面深化改革是需要较长时间和空间,盘根错节至今的中国社会和经济,全面改革已远非可以毕其功于一战的速胜,而是必须有耐心和勇气。

南京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东乡第三医院怎么样
辽宁整形美容
重庆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
汕头治疗包皮包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