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广东东莞200多家鞋厂已关门

发布时间:2019-06-15 04:23:15 编辑:笔名

广东东莞200多家鞋厂已关门

世界上每生产十双新鞋子,就有一双是东莞制造,东莞也因此被称为“世界鞋都”。但现在,“世界鞋都”的上空却灰霾重重。厚街镇赤岭天桥旁边的东明路上聚集了赤岭村不同鞋厂15个招工点,不过应聘者寥寥无几。“人太难招了,运气不好的话一天连一个人都招不到,”绿洲鞋厂一个招工点的工作人员小胡说,“现在厂里没有一个班是满编的。” 顺着东明路走进去,沿路的鞋厂都在大门口贴着醒目的招工广告。而鼎馥鞋厂的大门口,则贴着法院的封条,看守厂房的老伯说厂已经倒闭了,车和厂房都是准备拍卖的。阿伯说,在赤岭这段时间已有好多家鞋厂关门了,具体有多少他也说不清楚。 关于这一点,亚洲鞋业协会的秘书长李鹏知道,因为他们做过实地的调查。李鹏告诉,东莞约有1000多家鞋厂,其中约有200多家的鞋厂已经关门,50%以上的鞋厂到内地省份或者国外投资办鞋厂。而整个广东有五六千家鞋厂,其中上千家已经倒闭。广东的鞋业企业中,目前有25%左右到东南亚如越南、印度、缅甸等国家设厂,有50%左右到内地如湖南、江西、广西、河南等地设厂,尚有25%左右的企业目前还处于观望状态。 ■ 文/陆勇 现象:东莞鞋业正在“洗牌” 李鹏说,如果将有3000人以上的工厂看作大型,以下算作中小型的话,那么关门的鞋厂基本上都是中小型的。在东莞200多家关门的鞋厂中,绝大多数是因为老板自己不想做了,“比如常登(鞋厂)的老板是想转做房地产”。 对此,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王爱虎认为不要光看关闭了多少家鞋厂,要看这个行业是不是发生了内部结构的变化,这有可能意味着行业正在“洗牌”。 而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对此判断是:东莞鞋业已经站到了新一轮“洗牌”和发展的“入海口”。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产业经济学博士陶峰认为,淘汰掉一部分小的、竞争力弱的鞋厂,通过竞争保留下实力雄厚的鞋厂,对整个鞋业而言有益处的。 原因:成本上升附加值低 为何会出现鞋厂倒闭和到别处投资,李鹏认为主要的原因在于整体成本上升。工资就是成本直接的表现之一,东莞制鞋企业2002年的月工资标准是450元,现在是690元。而为了招到工人,现在鞋厂的开价基本都在1000元左右,而且“包吃住”,但缺工的问题依然存在。 压力还来自于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水电费用、厂房租金等。“什么都在涨,订单的价钱却一直没怎么涨,甚至还在下降。”有三家鞋企的柏老板显得有些激动,他如今正在考虑,到内地去投资新厂。 浩成鞋业董事长朱玉成则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关闭的鞋厂主要还是因为管理不专业、鞋厂的财力不够以及拓展业务能力不强等三方面。”其他如加工贸易等政策的调整、人民币升值等都是外在的因素。 陶峰对鞋厂倒闭的深层次原因有自己的看法,“企业因为生产要素价格上升而倒闭,其实还是表面的。对东莞鞋厂业来说,根本的原因还是产品的附加值太低”。 隐忧:要警惕产业空心化 由于成本影响,50%的东莞鞋厂选择了到外地设厂。“一些有实力的鞋厂都在外地买地、建厂,没有实力的就观望,条件差的就倒闭。”亚洲鞋业协会的秘书长李鹏这样描述现在的情形。 李鹏解释说,“这些鞋厂并非外迁,而是到外地去扩产。”东莞目前还没有出现有鞋厂整体搬迁到外地的情况。他认为以后东莞的鞋业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就是研发、贸易、接单留在东莞,工厂在东莞关掉的可能性不大,但会缩小生产规模,然后在外地扩大生产规模”。 厚街镇镇长陈仲球也认为,目前转移出去的只是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环节,而核心的技术研发和采购贸易依然留在东莞。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目前东莞鞋的产量仍占全国1/4左右,占全球的1/10左右,在厚街国际鞋业采购商已超过1000家。 对此,暨南大学经济学院产业经济学博士陶峰保持了适度的乐观:“这种转移的前景是乐观的,把产业链中的组装制造环节全部剥离,把东莞作为一个订单中心、研发中心,作为企业的总部,这有利于东莞鞋业的产业升级。” 他同时提醒,“如果没有足够的企业把总部留在这里,没有足够的企业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这个地方就很有可能出现产业空心化。”对东莞而言,这是一个十字路口。 未来:明年更多鞋厂关门? 当众多东莞鞋厂纷纷到外面投资办厂的时候,一些先行者已经发现,到外面去“发财”并不容易。 朱玉成在江西的赣州投资了新厂。但他发现,在江西做鞋的半成品还行,但做整套就很难赚钱。“据我了解,到外面投资新鞋厂的企业没有多少家是盈利的。原因是当地产业链不够完善、配套缺乏以及客户的支持度不够等。” 李鹏也察觉到了这种现象,“无论去国外还是内地,并没有给鞋厂节约多少成本。”根据统计,“只有20%的鞋厂感觉出去还算比较满意。”他认为,目前没有一个地方的产业链配套会像东莞这样完善。 到外面不好“发财”,留在东莞日子难过,东莞鞋企的出路究竟在那里?李鹏说,《新劳动合同法》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有很大的压力,“明年还会有更多鞋厂关门。” 陶峰博士认为鞋厂现在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延伸出去,转移到劳工成本低的地方去做;要么留在东莞,通过提高运营效率,提高附加值摆脱成本上升的压力。“当地政府要有耐心做好升级产业配套的工作,升级可能要十年二十年的光景”。 采访了解到,无论是鞋企还是行业协会,现在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案应对当前的局势。但他们都有一个大体的方向,那就是提高技术含量、做高端产品、做品牌。“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朱玉成说,“但东莞‘鞋都’的地位是不会动摇的,她的基础很雄厚”。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太原白癜风医院
南昌白癜风医院
新零售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