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刻之痕 第四百二十七章:剑里的灵魂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3:40 编辑:笔名

刻之痕 第四百二十七章:剑里的灵魂

“古剑术?”

“尤里乌斯!”

房间内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撞开房门的海沃格家家族的卫兵翻着白眼倒地不醒,几人身上却无一道剑上,仿佛是被人震晕了过去一般。以赛看见来者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被尤里乌斯撞见了这一幕,他与黑袍人的合作全都暴露了。

黑袍人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闯入屋内的少年:“没想到现在还有会用古剑术的人。”

“哈?古剑术,那是啥?”尤里乌斯满头问号,他只是单纯觉得拿两把剑比较帅罢了,连他自己都没料到这双剑使起来竟十分得心应手,海沃格家族的护卫变得不堪一击。

幽绿色的火焰闪动了一下,她的食指轻轻一跳,昏迷护卫腰间的剑鞘忽然一振,铁剑在半空转动了一下,仿佛突然被赋予了生命般向尤里乌斯袭去。她察觉到这几个昏过去的护卫各个至少是一名游骑士,而她却从尤里乌斯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刻痕力的波动。

要么就是尤里乌斯的实力远超于她,以至于她引以为傲的察觉力突然失了效……要么,就是这个少年是一位奇人。

几片大陆广袤无垠,诞生几个奇人也是稀松平常之事。

“小子,防守右路,这只是幌子,下三招都是从右路攻过来的。”

提升过后,尤里乌斯不仅没有守住右路,反而先前滴水不漏的剑术突然变得凌乱无比,浮空的铁剑却在即将斩下他右臂时诡异地停顿了片刻,剑面一转,剑身拍在了他的右肩,这力道足足将尤里乌斯震退了数步。

“喂,以赛老头,我和她打架的时候你不要废话啊!”尤里乌斯抖了抖右肩,气愤地指责对方。虽然的确如对方所言,后三招的确是从右路攻过来的。

空中的铁剑一时间也停住了攻击,这才让尤里乌斯有了狠狠剜了一眼以赛-海沃格的机会。结果这位海沃格的家主比他还无辜,且不说他连剑术的皮毛都不懂,就算他真的懂剑术也不会提醒尤里乌斯。

刚才他什么都没说,也没听见屋内有任何人说话。

“果然。”黑衣人喃喃地说道。

几乎与此同时,刚才的声音便又响起了:“混小子,老子是阿拉索!大敌当前,你偷了我佩剑这件事咱们一会再说!”

那声音仿佛直接在尤里乌斯脑海深处回响着,而他则下意识地看向了右手握着的长剑。三四秒后,他吓得差点把剑给甩出去了——“你是什么妖怪!?”

尤里乌斯练了这么多年的剑,也击败过无数自诩剑术卓绝之人,但剑会说话这种事还是他头一回见。尤其尴尬的是,说话的是他刚刚从雕像馆偷走的“文物”。

“你听见了吧?”黑袍人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语气也一如既往得温和:“我行走大陆的时候,偶尔也会遇到几个能和器灵沟通的人。”

“哼,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尤里乌斯觉得自己已经发现了事情的本质:“这一定是你能力在作祟吧!我来的时候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分明看见了激动不已的以赛-海沃格在黑袍人的一声安抚下,变得顺从无比。这八成是那个女人搞的鬼——他和林秋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学精明了,这点雕虫小技可一点儿……

“蠢货!”

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在他的脑海深处回响起来,声音听起来低沉沙哑,尤里乌斯下意识地脑补出了一位蒙面剑客的肖像:“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就算我们帮你,你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看来你还不明白啊,剑与剑之间是有区别的。”黑袍人反而耐心地解释起来,语气就像安慰一个闹别扭的小孩一般:“这两把剑之所以会被陈列在王都的雕像馆内,可并非仅仅因为它们是英雄的遗物,你应该也听说过的吧——在战场上奋战至一刻的战士,他们的英灵会铭刻在自己的武器中……我记得这在战争时期是相当有名的传说。”

“我从来都不相信任何传说。”

黑袍人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传说大多都子虚乌有,不过重点在于锻造时的材料。恰好你手里两把剑,都用了同一种材料……当然,这种程度的锻造术,不是你认识的那位铁匠能学会的。”

“小子,别听她这些废话,一会你佯攻之后,立刻从窗子处撤离。”阿拉索提议道,双方的实力实在过于悬殊,若对方有意,刚才那一下便将尤里乌斯的胳膊直接给斩断了,动起真格来,就算他和阿莫拥有实体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那个女人,应该和我们在战场上遇到的是一伙人。”阿莫说道。他生前的记忆便是在海上,而海军上将阿拉索的整个舰队被无尽魔物包围了,他还记得那时大海仿佛被撕开了一条裂缝,源源不断的魔物成群结队地涌现出来。在舰队被魔物淹没前,他隐约看见了一位手持巨大镰刀的黑袍人虚空而立,漠然地俯视着一艘艘沉默的船只。

“你们在说什么?”尤里乌斯厉声打断了两人在他脑海中叽叽喳喳的交谈声:“遇到强敌,不是只有知难而上这一个选项么?”

与此同时,他脚尖一定,蓄势待发的一击竟将漂浮于半空的铁匠摔在了身后,他与黑袍人间的距离本就不远,这一个闪身足以让他来到了黑袍人面前。尤里乌斯身子一转,双剑接连不断地斩向对方。

“现在已经很少能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少年了……”

黑袍人脚步有条不紊地向后退着,轻松地躲过了对方如狂风暴雨的连续斩击。而她的语气中也平添了些许的歉意:“虽然我很想留下来和你多说一些有关剑术的事,但是我的同伴们已经等急了吧。”

一时间,尤里乌斯仿佛看见了幽绿火苗下的石榴色瞳孔。

“所以麻烦你告诉你的同伴,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没有波澜壮阔的交锋,甚至屋内的家具都没被打碎几个,但先前还看起来势不可挡的尤里乌斯却仿佛着了魔般停止了挥剑的举动,他如同傀儡般低下了脑袋。

“拜托你啦。”

在黑袍人和缓的语调中,尤里乌斯轻轻地点了点头。

西安323医院怎么样
中山市海医院怎么样
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莱芜市牛皮癣医院
徐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