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怒剑龙吟 第五百一十三章 遗留之物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0:24 编辑:笔名

怒剑龙吟 第五百一十三章 遗留之物

抬起怨霜在地面上又划了一道痕路,银月心有些不甘地数了数地面上的划痕总数,可是那样的数量其实根本用不着数,一目了然。

七道划痕,代表着距离风韧率着六名剑侍离开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而在临走之前,他交代给银月心的时限是少则三天,多则六天。可是现在,已然超过了曾经约定好的界限。

银月心跟随了风韧一年多,非常熟悉自己这位主人的习性,主动失约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说,他这一路上必定遇到了什么变故,以至于法按时归来。如若是那样,就不得不按照那时候定下的计策行事了。

想到这些,银月心连忙站起想要走出帐篷去,却是被迎面冲进来的一个身影直接撞入怀中,不由后退半步。多章节请到。微微低头一看,便认出了来人。

“罂粟姐,你不是说过风韧那个家伙迟今天早上就会回来的吗?可是实际情况又是如何,为什么到现在还见不到他人?难不成,他遇到了什么麻烦?这可不行,我们必须去找他,他这个人一旦遇到危险先想到的不是自己怎么脱身,而是如何让除自己之外的人部安离开,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霍晓璇炮语连珠般喊出了一段话,神情很是激动。

银月心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只是主人在离开前告诉我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要去找他,也不是不行,只是必须先去找风掌教商量。我们这就走吧?”

“嗯,走!”霍晓璇迫不及待地抓起银月心的手臂就冲出了帐篷,可是步伐才又迈出了几大步就堪堪停下,望着拦在她们二人身前的那道身影,焦急地说道:“风轻柔?你也想去是吧,那就一起好了。”

说罢,她继续拽着银月心绕开了神色有些古怪黯淡的风轻柔,朝着主帐冲去。

过了好一会儿,风轻柔才缓缓回过神来,低声自言自语:“对,我也要去。风韧哥哥对我来说越来越陌生了,绝不能再这样下去……他,是我的才对。”

身形一晃,风轻柔的身影也是瞬间消失,晃眼间已经来到了主帐之前,眼见帐门半掩着也不通报,直接迈步走了进去,只望见风恒一人坐在座椅上,看着霍晓璇与银月心的眼神有些意外的宁静,似乎并不为风韧的未归而感到焦急。

当等风轻柔进来之刻,风恒时间便发觉到了这名女孩,只是轻轻说道:“嗯?你也来了。正好,你们三人的力量相互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呼应,能够一起行动好不过了。风韧那小子走之前就和我说过,如果没有在约定的时间里回来任何一个人,除了他们深陷重围之外,还有一个大的可能,那便是他找到了好的契机去行动,力求毕其功于一役。战乱让苍生受到的累累伤痕已经很严重了,能够尽可能减少损失结束这一切,便是他为渴望之事。时间”

霍晓璇耐不住性子地嚷嚷道:“又是这样子,他总是这么做!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为了那些明明和自己没有关联的事情他每次都要付出那么多,根本就换不回任何的回报还会整得自己浑身伤痛。”

然而,回答她的不是风恒,而是银月心:“因为,这便是主人心中坚持的正义。对他而言,所做的一切好的回报便是他人的微笑。曾经经历过太多的悲痛的他,已经不愿意再看到同样的悲剧重演在苍生下其他人的身上。按照他的话说,剑,不是用来杀戮的,而是用来守护自己身边的一切。”

“不错,不为单纯的杀戮而去杀戮。可是似乎他忘记了一点,那便是当拿起剑准备救人之刻,同时也下了击杀另外之人的心。救的人会感激他,可是被杀的人也会引来多的仇恨。因果循环下去,穷尽。世上的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好做出选择的,他的这种慈悲迟早会害了他的。”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道模糊的身影不知何时立在昏暗的角落中,气息几乎察觉不到。

风恒微微惊道:“又是你?”

来者轻轻一笑:“不错,就是我。就你们这里的实力,我自是来去自如。别说阻挡了,就算想要发现也难,不是吗?”

风恒点头道:“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姜阁主总是停留在这里不走,似乎对于我们南大陆的纠纷很感兴趣。时间据我所知,近东大陆很不平静,那可是你的根基所在。”

姜渊哼道:“一些跳梁小丑罢了,整不出什么大浪。我只是觉得很久没有回南大陆了,有些意思,就多停留了些时候,也处理些数年前留下来的问题。这一次,我是来和你们告辞的,真的要走了。这个东西,麻烦你们转交给风韧。”

说罢,一道黑影电射向风恒,却是在他想要伸手抓住之时拐了个弯落到了一旁霍晓璇的手中。当她摊开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上面。

一个形状奇怪的挂坠,准确的说是半枚,中间断开的位置似乎是有人刻意位置,截面很是平整。时间至于形状,是一只羽毛状的翅膀,缓缓张开的姿势。

“这是什么东西?”霍晓璇疑惑道,可是她抬头时突然发现姜渊的身影已经不在此处,就和他来时一样悄声息地消失了。

“这是个神秘的人,凭他的实力应该可以随意找到风韧亲手交给他的,何必再借我们之手呢?晓璇,给我仔细看下,我似乎觉得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相似的东西。”风恒轻声嘀咕道,接过了霍晓璇递过来的半枚挂坠。

这就在一瞬间,挂坠表面泛起一圈乳白色光晕,很就消散,触碰风恒身上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不适,但是却在这一刻,他的双眸一阵剧烈收缩:“我知道这是什么了?没想到,另外一半竟然会在他手上。要不是他拿了出去,我都要忘记了……当年在遗迹中找到的它,终于要真正重见天日了吗?”

“这个,究竟是什么?”霍晓璇三女都是一脸的好奇,望着风恒期盼着他说出答案。

谁知,风恒只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能肯定究竟是不是,另外一半挂坠被我留在亚霆了。既然姜渊把这一半交到了我们手上,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他希望后交到风韧手上的,是一个合二为一的完整图案。可惜我在这里根本不可能脱身回去取,你们中谁愿意代劳先折回一趟亚霆?”

三女同时沉默,她们心里为愿意的是先去寻找风韧与他汇合。若是折回亚霆,注定要迟上至少一周时间。

“不必了,还是我去吧。她们三人,还是好不要分开为妙。风韧他也应该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一个都没有在早的时候就带上。”

一个声音从帐外传来,同时进来的还有那人的身影。

“怎么可能是你?你还……”霍晓璇顿时双眼瞪大,一脸的不可思议。

在她的记忆中,论如何也不应该再看到这个人出现。

……

凌空一枪击落,李廷申的速度迅疾匹,一道寒芒骤然突刺,却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点在了一副圆盾之上,枪尖上火光迸射,强横的劲力撞击得由特殊金属构成的那只圆盾表面都凹陷下去一小块,却是法将其贯穿。多章节请到。

未等他来得及收枪,一虹银光赫然从圆盾的后方击出,以一个刁钻毒辣的角度拐着刺向小腹位置。

乒!

电光石火间,一支纤细长剑斜插而至,拦在了那柄利刃上,剑刃表面寒意森然,一层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在被架住的閑尖之上。

“哼,雕虫小技!”

双手分别持着圆盾与乌黑大閑之人猛然暴喝一声,座下魔兽人立而起也是一记咆哮,二者爆发出的气势融合在一块瞬间化为一弧惊人波动,剑七与李廷申二人顿时招架不住,倒退撤开。

四周,数十名装备精良,而且兵刃制式显然与常见北庭军不同的士卒处于风韧带领的五名剑侍的围杀之下,可是竟然出奇的没有出现单方面倾倒的形势,他们互相间结阵而战,死伤速度很是缓慢,还能时不时正面击退剑侍的攻势。

而领头之人是彪悍,一身兽皮铠根本遮掩不住他雄壮的身躯,露在外面的肌肉一块块累起,好像千锤百炼的花岗岩般粗犷,论是手中的圆盾还是大閑都绝非凡品,看似普通但是通体流转着一股淡淡的奇异波动,与整个人的气息融为一体,很是惊人。

特别是他坐下的那头魔兽坐骑,狮首鳄嘴,头生弯角,虽羽翼但是四肢出奇的发达,一步跨出随意都是三米之上,暗红色的雄躯好像燃烧着尽烈焰。

北庭狼牙骑魔将,成嵩,域级三重实力。而他的坐骑赤獠妖麟也拥有着域级一重的实力,二者配合作战,就算是域级四重的强者也同样可以正面抗衡不落下风。

这个时候,李廷申都有些后悔陪着风韧胡闹了,他们恰巧在一处山脉中瞥见了有一支装束与众不同的北庭部队在缓缓前进,由于觉得人少就直接发动了进攻,哪里想到竟然又撞上了狼牙四魔之一。

而让李廷申咬牙切齿的是,似乎风韧早就猜到了领头之人是骑魔将,直接让他与剑七二人去联手对付,而自己率着其余剑侍开始围杀相对弱上许多的士卒。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两边的战斗一起陷入了僵局。

既然如此,就用那招试试吧!

李廷申心中一凛,望着眼前对手一人一骑的威势,握紧乱云破阵枪的手微微扭动,枪尖侧面的五只弯钩同时泛起一抹深寒之光。

与此同时,看上去与结阵士卒战得难舍难分的风韧目光直接从人群中傣落在了李廷申的枪上,嘴角微微一翘。

终于,准备露出些真正实力了吗?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彭山区人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四川哪家好
河源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唐山正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