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女子无才便是德

2018-12-05 18:39:59
女子无才便是德 家里有一只白瓷小罐,画着几只桃花。

桃花很粉,一脸的可被轻浮。

放在书桌上,和书气质不符,放在书架上,更加不符。

摆在化妆台上,顿时把礼貌装扮变成了涂脂抹粉。

把小剪刀插在里面,与针线等物放在一起,好像妓女从了良,平白给无聊的家务抹了点口红,倒也灿烂。

可我终究不喜欢。

这真是一件不能勉强的事。

因了那点轻浮,连坐在灯下缝扣子也很造作。

幸好我“造作”的机会不多,衣服大都穿不坏,也就随它去。

偶然目光与之相遇,连忙转开,好像吓了自己一跳。

把不喜欢的东西留着,说明我有病。

把一件不喜欢的东西买回来,摆来摆去耗费时间,还留在房间一角时不时惊吓自己,说明我病得不轻。

时间就是金钱,我在无聊的事物上浪费生命,是因为对金钱不屑,还是由于天生吝啬,舍不得小钱丢了大钱?人大抵有病,我没病才不正常,有点病方能心安。

否则,没有办法讨论人性。

不懂人性,怎么写小说呢?良家妇女再端庄,也渴望一点风流。

没有风流债,人生不圆满,不敢有风流债,只好羡慕妓女的凄凉。

我常听端正的女人声讨轻浮的女人,但那声音里总含着一点妒忌。

像这白瓷上的粉,实在是掩不住。

如此说来,我是承认自己羡慕轻浮,才把它留着吧。

如果没有这点艳色,满屋严肃的书,实在不像女人居所。

将它与针线相放一处,说明轻佻艳丽与贤惠能干的结合,是男人梦求的好女人。

正面有多正,反面就有多反。

而一屋的书香与性情,与此事都无关。

女子无才便是德。

德行至此,就是桃花加针线。

我常被它吓一跳,不知觉得它真可爱,还是觉得它真可怜。

倘若不触目心惊,倒也觉得有点搞笑。

今天到底把它挪了个地方,因为新插的绿萝活了,需要一个瓶子。

便把它装上水,插上绿枝,放在阳台上。

红花到底要配绿叶,没有根的绿枝配它刚恰好。

一对新夫妻,照耀在阳光下,堪配今年的暖冬。

只可惜,这绿萝从不开花,配了粉桃的白瓷小罐,也结不出甚么果子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