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治霾进入官员考核基层环保官员感到新压力

2018-11-06 09:28:40

“治霾”进入官员考核 基层环保官员感到新压力

首都环境质量的好坏,不仅影响市民的幸福感,更直接关系国家形象。——王安顺

导读: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大厅的大屏幕上,24小时实时显示着全市35个监测点位的空气质量信息。报告的数据直观反映出全市各地区PM2.5浓度等空气质量信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空气质量的数据将成为各级官员政绩考核的新指标,这种考核标准如何细化落实?官员在传统的GDP冲动与“治霾”之间又该如何权衡决策?这成为大城市病治理的关键。

在市环保局空气质量检测的大屏幕上,位于房山区的房山、琉璃河两个监测点,呈现紫色、暗红色的概率,似乎明显高于其他点位。

在这片红紫色的区域里,房山区阎村镇炒米店村炒十路上,一辆辆卡车轰隆隆而来,尘土飞扬。因连接京周路和南六环线,这条穿村而过的柏油路车流量较大。沿路每隔百余米,可见几间木板房或红砖房,经营修车补胎、拉面快餐、烟酒零食。每间平房的门上,挂着一块厚厚的布门帘——可以挡风,也挡扬尘。房屋、路面,主色调是土黄色。这是2013年12月底的一天。

“就是这季节太干燥了,灰有点重,把汤锅搬进里屋就没事儿了。”炒十路路旁,石国庆夫妇的面馆已经开了五六年,卡车司机是他们主要的客源。几辆混凝土罐车快速驶过,抱臂站在路边的石国庆往里退了两步,站定了,和在隔壁等着修车的卡车司机接着开玩笑。

丰富的矿产资源,让房山成为水泥、页岩砖、沥青防水卷材等建材的重要产地,从此前空气二级水平的天数到目前的空气污染物浓度,多年来,房山区在北京市各个区县中空气质量排在末尾。“今年二氧化硫浓度继续下降,但是可吸入颗粒物和二氧化氮浓度都有所上升,形势依然严峻。”在汇报清洁空气行动计划落实情况时,房山区副区长吴会杰介绍说。

房山主动关停20家页岩砖厂

房山的空气质量全市差,有了市里的“尚方宝剑”,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的、想到了不敢干的、干起来难度大的,现在都可以大刀阔斧地去干。

沿炒十路往南,步行两公里左右,是一家存在了30年的红砖厂,烧砖的大烟囱曾是村里人共同的记忆,如今砖厂已经被责令关停了。砖厂厂主韩凤革向北京青年报吐苦水:“我2005年投2000多万接手砖厂,这才几年就不让干了,我欠的债怎么办?”

关停20家页岩砖厂,是房山区主动向市里申请的结果。“近些年来,房山的空气质量全市差,有了市里的‘尚方宝剑’,对房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的、想到了不敢干的、干起来难度大的,现在都可以大刀阔斧地去干。”王开成,房山区环保局综合科科长、“大气治理办公室”负责人。作为一名基层环保官员,王开成的亲身感受是,从以往应付差事,到现在“按小时开会”、每项任务写明人,治大气从上到下“动了真格”。

据了解,2013年5月,房山区经信委主动向市经信委提出,将页岩砖纳入《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高污染工业行业调整、生产工艺和设备退出指导目录》。目前,20家页岩砖厂已关停6家,剩下的也将逐步停产、退出。与页岩砖厂命运相同的,还有该区6家水泥厂。

从去年11月份开始,北京市开始组织各区县一把手对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向媒体介绍情况,受访官员都会信誓旦旦地向公众承诺压煤、降尘、控车、减排等一系列“高压”手段,整个基层政府机构的“治霾”热情正在逐渐升温。

基层环保官员感到新压力

相比这一年多治理大气的方案,前些年那些方案根本算不上方案,只是按市里的要求照猫画虎。虽然只是一个基层科室负责人,我感受到的压力很大。

“今年努力一年,污染物排放总量各项目标都完成了,但是PM2.5却没有如预期那样下降5%,而是几乎没有变化。”在汇报这一年清洁空气行动成果时,一个远郊区环保局局长在汇报完治污减排成绩单后,道出了自己的困惑和无奈。“2017年前必须让PM2.5下降25%,这意味着剩下的4年平均下降超过6%才可能完成,那2014年我们定降多少合适?”

2012年2月,北京市政府下发《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加强环境保护重点工作文件的意见》。这份写进当期政府公报、向社会公开的《意见》首次明确,环保指标的完成情况将与官员职位升降挂钩。曾经被政府官员们挂在嘴边的GDP,作为政绩考核指挥棒的历史宣告终结。两年来越炒越热的外来词汇“PM2.5”,取而代之成为各级政府文件中的“新宠”。

2013年5月23日,本市发布《北京市“十二五”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考核办法》。其中规定,污染物总量减排目标有一项不达标,重点项目未按目标书落实的,就不能通过年度考核;对考核结果为未通过的,实行“一票否决”制。考核结果公布一个月内向市政府作出书面报告,提出限期整改措施,并抄送市环保局。考核结果交由干部主管部门,依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评和政府绩效管理等有关规定,作为综合考核评价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重要依据。

“坦白地说,相比这一年多治理大气的方案,前些年那些方案根本算不上方案,只是按市里的要求照猫画虎。虽然只是一个基层科室负责人,我感受到的压力很大。”2013年8月到9月,王开成与同事制定出《房山区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分解》。这份40页的《任务分解》中,53项任务规定了主要措施、时间节点、牵头单位及人,还给乡镇、街道设定PM2.5下降的目标。王开成坦率地告诉北青报,53项任务有两项因资金问题未能按期完成,但均属于客观原因。

GDP与“治霾”的权衡

过去很长时间里,大家的环保意识差,资金投入几乎都在增产增收上。作为一级政府,现在我们宁愿减少一些利税,也不能再以牺牲环境、污染空气为代价了。

1月7日,房山区两会上,区长祁红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公布2014年全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地区生产总值增长8%左右,比去年的增幅10%下调了两个百分点。同时,次针对大气主要污染物细颗粒物(即PM2.5),设定预期下降目标:2014年房山区PM2.5年均浓度预期下降7%。

在汇报清洁空气行动进展时,房山区副区长吴会杰说,以工业为主要产业的房山,正在进行艰难的产业转型。未来5年,房山区计划调整退出173家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污染企业。2013年底已清退33家,2014年的清退任务是50家,2015年、2016年再分别淘汰45家。“另外,水泥、石化行业的排污强度要比2012年下降30%以上。”

污染企业,几乎都是利税大户。“每个厂每年起码也要交几十万的税。”另一名页岩砖厂厂主告诉北青报,20家被要求关停的页岩砖厂中,除了4家没有生产,其他厂年均缴税在50万元左右。此外,解决农村人口就业也是这些扎根乡村的企业不得不提的贡献。公开资料显示,被计划2015年关停的立马水泥厂,十年间已吸纳近2000名农民就业。

“过去很长时间里,大家的环保意识差,资金投入几乎都在增产增收上。作为一级政府,现在我们宁愿减少一些利税,也不能再以牺牲环境、污染空气为代价了。”在代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汇报清洁空气行动进展时,区管委会主任张伯旭承诺,每年安排投入1亿元环保专项资金,支持企业技术升级和环保改造。

本版文/本报周敬启

本版制图/潘璠

原标题: “治霾”进入官员考核基层环保官员感到新压力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混泥土搅拌机价格
涂塑钢管
光伏接地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