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龙神修真界第二百六十六章再回蓬莱

发布时间:2020-01-20 00:42:58 编辑:笔名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六十六章再回蓬莱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因为好久没有更新,所以这段时间重新更新,雪下努力码字,却力求不留存稿,只为向大家道歉,所以近几天更新都是不定时的,只要写出新章节就上传,所以还希望各位大大能够打赏一下,雪下在此深深的90度拜谢,能够在顺手收藏一下更妙不可言。好吧,不打扰大家看书,如果觉得不行,还希望大家能够在书评区説出来,大家共同勉励。

“那就先如此吧,本座就此离去。”説着便站起身,就在苍峥等人暗自松一口气的时候,云雾真君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对啦,日后如若有困难不能解决时,便派人到云雾山寻吾,就算是还苍老一族功法之恩吧。”

“多谢尊者,不知……!”就在苍峥满脸激动,还要再説什么的时候,抬起头已不见云雾真君的身影,已经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再次咽进肚里。

云雾山石殿中,花舞跟云雾真君静静的坐着,不言不语,场面出奇的安静,安静到有些诡异。

花舞仰天靠在石椅靠背上,看着殿dǐng轻言道:“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

云雾真君没有回答花舞的话,而是自顾自的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那本有些残破的功法看去,抬起头的同时顺手将丢向花舞道:“喏,拿去吧,中部功法。”

“什么?”看到云雾真君朝着自己丢东西,自然反应的问道,当听到云雾真君的话,马上睁大双眼道:“中部功法,你去过苍龙族?”

“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见过光明跟电融后,居然会后者老脸去问别人要功法,这张老脸真是丢人啊……!”云雾真君满脸无奈的説道。

“谁让你去的,我之前便与他们谈好,此次比试之后便会将功法交给我的!”看着手中的功法,花舞嘴上不饶人的説道。

“我的大少爷,你是刚刚入世吗?就这样的鬼话你也相信?那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听到花舞的话,云雾真君满脸苦涩的説道。

“难道不是吗,怎么从你口中説出来的修真界就是一个尔虞我诈的乱世?”虽然嘴上这样説,但是花舞相信,如果真是那样,现在自己不是已经身死便是正在受到苍龙族的追杀。

“好啦,功法已经交给你,自己去修炼吧,我也不打扰你啦。”看到花舞不以为然的表情,云雾真君催促起来。

“那我走啦。”説着花舞站起身离开大殿,等到花舞离开,云雾真君也消失在大殿中。

时间在花舞修炼期间如指间流沙逝去,待到花舞出关之时已是半月,云雾真君也在花舞出关的时候便出现在大殿之中。

“我想也是时候该离开这里,我此次来到这里的目的你也知道,现在事已了。”花舞坐在石椅上,低着头説道。

“嗯,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啦。”云雾真君diǎn头回道。

“谢谢你的帮助,之前因为功法的原因,所以一直压制,现在水到渠成的进阶到行星大圆满,相似于出窍期。”花舞站起身,抱拳后説道:“对啦,如果有天你想离开,可以前去碧珍海域星辰殿寻找电融,或者前往落原万妖殿寻找光明,兄弟毕竟远离久后都不好,也是时候该好好的聚聚啦。”

“嗯,我会的。”説完再次问道:“接下来有何打算,准备去哪里?”

“哈哈……!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男儿就应志在天下,四海为家。”

蓬莱之地,一座远处看去就像是仙女玉手捧盘似的站着一动不动。

山腰处,一个男子坐在一块墓碑前,酒不离手的独自喝着,身前摆满了大大xiǎoxiǎo的酒壶,正是离开云雾山七天之久的花舞,碑上赫然写着爱妻之墓。

“薇儿,你一个人在这里寂寞吗?”花舞坐在墓碑前,摸着碑上的字迹,自言自语道:“我自从来到这一个界面,对不起的人,你是一个。”

“想起外面初次相遇的时候,期间你一直都在等我,然而等到的却是阴阳相隔的结果,难道我们之间便如他人所言的孽缘吗?呵呵……如果当时我不是让手下去找你,而是我亲自去找你,或许你就不会离开我,不会一个人独自静静的躺在这里,而是跟在我身边。”

説着,花舞双眼滑落两行眼泪,不知道多久过去,花舞已经没有这样,好像不想让天上的看到,花舞仰天望天,深呼吸几口气,将眼泪蒸发,只是红红的眼眶依旧不能遮挡此时花舞的心境。

本来只是想来看看的花舞飞扬,此时心里突然感到无比的疲惫,好想好想睡一觉,抬起头看向墓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薇儿,别怕,多少年啦,现在你不会孤独,我来陪你啦。”

“轰……”

一声爆炸声响起,山体露出一个大洞,就这样,花舞从容的走进已经被掏空的山体,来到那一具由万年玄冰制成的冰棺旁,静静的看着好像是睡着一样的,一挥手,棺盖缓缓的打开,跨进棺内,轻轻的抚摸着那姣好的面庞,伸出左手握住那冰冷苍白的玉手,轻轻一挥,棺盖便重新盖好冰棺,两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棺内,此地便再一次的回复之前的寂静。

一年过去,此地已经改变,跟平常之地相差不大,只是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感到一阵阵惊悚恐怖的感觉,而到了晚上就截然不同,山体周围五里之内的石头都会静静的悬浮于空,群石间星光朦胧,氤氲之气弥漫,更添几分阴深之感。

一个消息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竟然如飕风般在一夜之间传遍大街xiǎo巷,随着时间过去,消息越传越远,引起各方势力关注。

“你们説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这个玩笑可就玩大啦。”一个络腮胡男将碗中酒仰天一饮而尽后,看着同伴説道。

“不知道,听説这个消息是一个三修进山寻灵药得到的。”旁边一个显得有些消瘦的男子説道。

“浩宁,你説的那个散修现在身在哪里,找他问问不就知道啦!”络腮胡男看着自己的同伴问道。

“袁大哥,你这让xiǎo弟如何回答,外面不是一直都在一起的吗?”听到络腮胡男的话,被喊做浩宁的男子满脸苦涩的説道。

“哈哈……!説的也是,看我这脑袋。”络腮胡男听到浩宁的话,拍自己脑袋一下,大笑着説道。

“不过这几天我听説那个散修已经不在啦!”另外一个也出口説道。

“咋的,难不成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了不成?”被浩宁喊作袁大哥的络腮胡男正大双眼问道。

“非也非也,不是离开这里,而是离开这个空间啦。”

“难道还有其他空间不成?”袁大哥更加着急的问道。

“有,阴间!”浩宁看到自己这个袁大哥,只能弱弱的説了一句就不再説话。

“啥?阴间?”听到后,袁大哥一掌拍在桌上,引起周围人都齐齐看过来,知道自己有diǎn过,便赔笑之后,轻声道:“难道是死了?”

“阴间就是死人才能去的地方。”浩宁对于这个袁大哥是彻底没脾气,只能露出一脸我不认识这货的表情轻轻的説道。

“那这个消息説的是什么,竟然能够引起这么多大势力的关注。”袁大哥再次问道。

“好像是宝藏即将要出世吧。”浩宁猜测道。

“我看不然,如果真是宝藏,那个人还不会自己等啊,其中必定有些东西被隐瞒下去。”

“难不成是上古修士洞府即将现世?”袁大哥真是具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功力,不仅吓得浩宁几人浑身一颤,就连一直在听几人説话的人,也都直接看向浩宁几人,双眼中的贪婪之色不加掩饰。

“各位不要紧张,我兄弟几人这是猜测的,当不得真。”袁大哥几人都站起来,满脸赔笑的解释道。

“好消息,好消息啊,灵煞宗发出邀请函,邀请各位好汉一起探险上古修士洞府,先到先得资格,狼多肉少,各位想一试运气的,快到灵煞宗报名。”一个二十有一的男子跑到酒馆中説了以后,不停留,马上转身离开,前往下一家酒肆。

“奶奶的,当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来人走后,在场的很动人都怒拍而起。

“不错,这个非常时期,这样做的用意就是想让我们当炮灰,娘滴,他灵煞宗的弟子是人,难道我们散修就不是人了吗,当真是招人恨啊!”此起彼伏的怒言响起。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富贵险中求,大家慢慢的吵吧,在下先走一步。”一个背着斩马大砍刀的侠士站起身来,朝着灵煞宗所在走去。

随着个人的响应,陆陆续续的也有一部分人朝着灵煞宗走去。

“快快快,浩宁,外面也去,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们也去看看。”

没多久,灵煞宗宗门前挤满人,都在唧唧咋咋吵闹着。

不一会儿,灵煞宗宗主出现,大声説道:“各位道友稍安勿躁,本宗之所以让大家前来,不是把各位当作炮灰,而是想要让大家一起寻福祉,至于到时候谁能得到福祉,那就是看个人的造化,希望大家理解。”

“既然灵煞宗主你如此説,那我们何时出发?”听到灵煞宗主的话,有人大声问道。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附和道:“是呀,何时出发?”

听到声音,灵煞宗主大声回道:“各位道友稍安勿躁,本宗相信大家都不想有去无回吧?”

听到灵煞宗主的话,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嘴不言,想听听接下来灵煞宗主要説的话。

“据我灵煞宗得知,此次探险,时期还不成熟,需再等七天方可,期间我灵煞宗主也在准备后手,相信大家都知道,未知的恐惧才是让人害怕的,请大家相信我,时间到了,自会通知大家。”説完后,看着所有人道:“对啦,大家在我宗弟子那里领取一块令牌,时间到,便会利用这块牌子通知大家,领好牌子后,大家都散去吧。”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陈俪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电话
安顺的羊癫病医院
衡水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湖南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