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海逝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7:16 编辑:笔名

当生命与金钱有了摩擦的时候,我们称那种感觉为“痛苦”。  ——题记    (一)  那一年,我到底被骗了多少次,如今早已经数不清了。  然而次被骗我倒是铭心刻骨。朋友们早告诉了我那女人是“经济舱”。我和说这些话的朋友们绝交了,因为我爱她,爱得一轮明月纯洁上山冈,爱得朝阳灿烂又辉煌。我记得她和我父亲次在酒桌上说过这么一句话:“来哥们,咱俩喝他个昏天黑地的,今儿姐妹我是真他妈高兴啊。”就为这个,我父亲要和我拼命,我母亲要在三楼的阳台上上吊自杀。我说“好,我走,以后我要是再回来,我就变成短寿的乌龟王八。”毒誓一定要发得清清楚楚,以表达我对她的爱虔诚不渝。她很赞成我的做法,说人这辈子要孝顺就别要爱情,要爹妈就别要老婆,这两方打天地初开那会就是对立的。为此她还给了我一个的安慰——就是将她那满嘴的“红辣椒”,舒舒服服的贴在了我的额头处,漂漂亮亮的给了我一个神魂颠倒的“印记”。  那几天我真恨不得做“忍者”,把整张脸都包起来,就把这么一个“印记”露在外面。认识我的人对我早就见怪不怪了,同宿舍的哥们们也只想把我清出去。一个对我好的人叫玉冬,是我在高中里,一起考到这所大学的同班同学,不过这段时间为了能满足那个女人的要求,也被我搜刮得见着我就躲。好在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也不在乎身边多谁少谁,只要有她我就足够了。  直到玉冬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说他在校外不远处的一个小区里面租了间房子作为临时住处以备毕业了之后找工作用,叫我过去的时候,我才明白“挨千刀”这个词语是多么的文雅了。我当时去推门,见门是锁着的,干脆不含糊的一脚把门踹开了,嘴里还骂着:“矮冬瓜,叫我来还把门锁着,想死啊?”矮冬瓜是我在高中的时候给玉冬起的绰号,因为他们家七个孩子,玉冬的头顶上有六个姐姐。想当然,连续产了六个季节黄瓜的盐碱地,到他这不剩下“瓜纽子”才怪呢,何况孩子多的家庭通常都不富裕。我去过他们家,漏雨的东北农村小土房里,连他爹妈都算上,一个个瘦小的跟秋后的蔫茄子似的,没个精神头。惟独玉冬这小子白白胖胖的,谁叫他是家里的宝呢。可这身骨骼就太过清奇了,估计把脑袋都算在内,全身抻直了也不到一米七。绰号由此而来,但我不许别人这么叫他,只准我一个人有特权,因此玉冬的一个值得自卑的因素,也被我强行的扭曲在了我自己的手里。  所以玉冬与我之间的“友情”,里面是搀杂着恐惧的因素的。我见玉冬没在客厅里,心道莫不是这小子怕我向他要钱躲起来了?那他还叫我来干啥?卧室里“咣当”一声,我飞奔了过去,拉开门叫道:“你小子快出来,别让我......”眼前的一幕很“壮观”,但我马上就想让它变成战场,而且是非常血腥的那种。床上一个男人在匆忙的穿裤子,我的那个“她”全开着扣子,正在扶起她刚撞倒的椅子。我骂了一句很脏的话,上去就抽了那还在穿裤子的爷们俩耳光,我的那个“她”还信誓旦旦的和我说:“次,也是一次。”我向来不伸手打女人,但我踹得她在地上打着滚的喊“饶命”。我说“好,从今天开始,你他妈别让我见到你。”她说那不可能,她还要混饭吃。我一指那已经昏了过去的爷们问道:“就这么混?”她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在我面前把那爷们叫醒,五指一摊,面无表情的说道:“给钱。”我在那一刻彻底绝望了,很不客气的在她的后腰上补了一脚,然后又骂了一句很脏的话,转身离开了。  玉冬在两天后终于找到了我。我在校外的一家小饭店里赊了两天的啤酒,那老板是被我们这些学校里的“黑社会”打怕了的,没给他钱他也只能黑着脸。玉冬去了之后给我付了账,估计他存了几个月的伙食费,这一下子也全被我败火光了。我在那路灯底下看见他的时候,他垂头丧气的走到我身边,嘴里不停的咕囔着:“钉子,我对不起你。”我说:“有啥对不起的,踹了一个咱再换呗。”玉冬在距离我有两个人的地方坐了下来,我说:“你坐那么远干啥啊?”玉冬就半抬着屁股蹭到了我的身边来,也不说话,低着头蔫蔫的,好像在想事。我一把搂住他的肩膀,眼泪就滚下来了,我说:“玉冬,还好有你哥们在,不然我这绿帽子没准得带一辈子。”玉冬说:“钉子,你重情义。”我说:“啥他妈重情义啊?我连我爹妈都不认了。”玉冬不言语了,半晌才喘了口粗气问我:“钉子,毕了业,你想咋办?”我这心里窝着一股火,眼泪就是擦不掉了,带着哭腔我说道:“能走就走,反正不他妈在这地方呆了。”玉冬就问:“那你想去哪?”我说:“没定,去到哪算哪。”玉冬听后又低下了头,捡着路边的石头子往远处丢。  头顶上的路灯,丝毫不客气的将它那昏黄的光亮砸在我们的身上。突然玉冬抬头看向我,语气坚决的和我说道:“钉子,以后你去哪,我跟着你。”我那和着酒精的眼泪一下子就被止住了,我疑惑的看着玉冬,问他:“你跟着我干啥?我又不是你爹。”玉冬的脸瞬间就绷紧了:“我和你说真的呢,你别他妈把我当龟孙子。”我头一次见到玉冬这么冷的脸,也是次看到他这么认真的态度。我打了个“哈哈”道:“说个理由我听听。”玉冬捶了捶自己的腿说道:“从我高中认识你开始,我这自卑的心理完全被你的光芒给掩盖住了,说实话,从那以后没人再敢欺负我,完全是因为你在我身边,如果以后你走了,或者说你离开我这里了,我真不知道我以后会是啥样。”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做爱情打油诗呢?我不来这套。”玉冬真怒了:“你他妈想啥呢?别在这恶心我,我就问你,让不让我跟着你。”我瞪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点头道:“行。”  到了毕业的那天,我迫不及待的在一家药厂找到了一份关于本专业的“会计”工作,还是驻烟台的。恰巧当时公司招十名财务,我就把玉冬也叫上了,玉冬那专业知识没话说,虽说个子矮了点,但小伙子还是满精神的,人家那女财务主管简直就要把他包回去做“二男”了。说好了工资条件,我们俩人谁都没半点含糊,说走就走,卷起铺盖就上了火车。至于这次出门的路费,即便是可以报销,但也要我们自己先掏腰包,毕竟两个大活人,跑了上哪找你去。所以玉冬还是向家里勒索了一次,并打电话给我的父母,向他们报了平安。因为他知道我和我家里因为那女人的关系闹得不可开交。    (二)  到了烟台,人生地不熟的,坐了个摩的找到了去办事处的车站。绕了我们半个小时外加三十大元,后来才知道那站点离火车站也就几步路的距离,我就大骂那司机是孙子。玉冬就劝我说全当买教训了,哪没这样的人呢?我一听也对,拉着行李箱和玉冬去了所谓的“办事处”。  “办事处”处于烟台的郊区,一个楼区里也没几栋楼,上了二楼之后,有人打开了门,我“蹭”的一下就钻了进去。还别说,办事处还真是办事的地方,门里的人我还不认识呢,就一头扎进了洗手间。一天的火车着实熬人,这脚落了地,才知道肚子原来也落了地。  出得洗手间,终于看到了这办事处的“气派”。原来就是个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吃喝拉撒睡外加办公,都是在这大房子里进行。客厅里整整齐齐的摆着套拼凑起来的沙发,正对面还有个没遥控器的十九寸彩电。一排大暖气,已经旧得发了黄。还好外面有个很大的露天阳台,能并排摆上三十来张麻将桌。其他三个房间当然就是卧室了,还有属于“经理”的那个房间,是他特地为自己改装的“卧室加办公室”。我看到沙发上已经坐满了人,除玉冬以外,还有三男两女,眼神都一致的看向我。我嘿嘿的笑了一声,说道:“咱们公司规模不小么,这么多人。”  玉冬向我使眼色,努着嘴撇了撇坐得离我近的人,我看他那尖嘴猴腮的样,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就是“本公司”的经理,不过看他那垂下来的眼带,猜测他的年龄应该不小了。我还没和他打招呼,他先开了口:“老弟,听说你扑克牌玩的不错?弄两把?”我看向玉冬,见他那眼光扑朔不定,知道只这一会工夫,这小子就把我卖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说:“玩的不好,就是跟着别人瞎起哄。”玉冬的头脑还算精,起身说道:“钉子,这是咱们办事处的经理。”我一听,肃然起敬,正不知所错的时候,经理说道:“啥经理啊,叫我哥,我才二十五岁啊。”他这一报年龄不要紧,我这下巴差点掉下来,就听那两个女孩当中有点婴儿肥的说道:“啥?不是吧?我咋看你都像有四十了。”经理一听不高兴了:“你给我一边呆着去,那谁,哦,你叫啥?”我说:“我叫丁凡”“哦,丁凡,你玩不玩?那俩女的都不会,扑克这玩意四人玩才有意思,我们原来就三人,没劲!”我看他这脾气也是点火就着的手,心道得罪了他,以后这日子还不知道咋过呢。慌忙答应道:“玩,玩。”  一玩起来就开始熟络了。原来这几个小子都是我们那的人,经理姓张,没想到年龄也是这里面第二大的,我和玉冬就叫他张哥。长的像个黑煤球似的家伙,年龄比张哥小一岁,姓宋,名字里带个坤字,我们就他坤哥。至于那个比张哥还小还瘦的家伙,是张哥的远方表哥,只比张哥大了两个月,听说做菜是一等一的好,特地被张哥叫来做饭的,我们叫他“菜刀”。两个女孩和我们的年龄一样大,婴儿肥的女孩叫田洋;一直不爱说话,给人感觉楚楚可怜的女孩叫小萍。  这一玩就到了傍晚,田洋喊饿。菜刀就去了厨房准备起了晚饭,玉冬接了菜刀的位置,我就问张哥:“张哥,咱这公司开几天了?”张哥含糊着道:“啥公司啊?就一破办事处,我们才来了一个星期。”“哦”,我和玉冬对望了一眼,心里开始打起了鼓。玉冬问:“就我们几个么?”张哥点了支烟叼在嘴上,坤哥斜着眼睛看了他半天,开口道:“有啥不敢说的?又不是卖人。”张哥没搭理他,向我们俩说道:“你们俩虽然都是会计,但到我这根本就没那么多活要干。有她们俩就够了。”说着伸手指了指两个女孩。一直没说话的小萍看着窗外,嘴里“哼”了一声。我急道:“那我俩干啥?”张哥摆了摆手里的牌:“玩扑克,要么没事去海边溜溜。”我这火气“蹭”的一下就上到了头顶,“啪”的一声就把手里的牌摔了出去,站起身来问道:“你什么意思?”玉冬拉着我,连连给我使眼色,我回头看去,见菜刀拿着把菜刀站在厨房门口,冷森森的看着我,嘴里说道:“饭快好了,收工吧。”我这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看样子,这帮家伙都不是什么善碴。张哥摆着手说道:“坐下坐下,不想玩也可以,从明开始,帮我去处理那些东西。”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见阳台的一角,横七竖八的摆着几箱子药。“是让我们去铺货吧?没问题。”玉冬点头哈腰的说道。我没吭声,在这帮孙子的眼里,这就应该算是默认了。我回到他们为我和玉冬准备的房间里,闷着声的骂道:“他妈的,老子又被骗了。”    (三)  过了几天,我还是适应不了跑业务的活,没事拿着几盒子药就跑到海边去坐着。海风吹着我那“飘逸的秀发”,有时候会叫我忘乎所以,我时常把自己想像成是“流行花园”里面那几个地道的“败家子”,主要的是羡慕他们有钱,有了钱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有了钱我就可以吃香喝辣了,有了钱我就可以在那几个孙子面前耀武扬威了,有了钱就更不用被骗了。玉冬总说不实际,我问他啥叫实际,他跟我说什么事都得慢慢来,脚踏实地的。我说他是个猪,他说那也没办法,谁叫咱是穷人家的孩子呢?我就“扑哧扑哧”的像狗一样的打着响鼻。但是现在想起来,我其实很后悔当初总和玉冬提“钱”这个字眼,以至于后来玉冬所发生的事,如今仿佛历历在目。  “铺货”是件很烦的活,就是把货“铺”到各个客户那里,卖药的当然是找医院和药店。张哥和我们讲,公司的经费有限,把药推销给医院的话,每年没个几万块的维护费下不来,这还是保守的估计。那我们的目标就只有药店了,坤哥从初中毕业之后就出来跑业务了,所以他去负责搞市场调查,整个烟台也不过两百家药店,每家效益如何不敢讲。于是张哥硬着头皮让大家先去铺货,告诉了大家药价,以及维护一家药店的促销费,还有当中我们抽出来的提成。结果这价格一报出来,我和玉冬的眉头都拧成了麻花。一盒药的促销费两块钱,而我们的提成只有一块钱,当中的一盒药是十二片的妇科药,卖到药店的价格就是二十块,贵的要四十八块。我心道,那药都是金子做的,吃完了这辈子都不得病了,这公司是真他妈黑啊。  于是就开始了奔波的命运,而我也只是偶尔进进药店,因为我消极怠工,反正跑出去,你也不知道我干吗去了。玉冬就不一样了,我头一次发现玉冬是这么能装孙子的人,也是头一次发现他的嘴皮子这么厉害。我曾看见他把一家药店的经理磨得就快给他跪下来叫爷爷了,到底被这小子铺出去了一件(一百盒)药。我就劝他,我说这是代销,你别铺的那么狠,人家是帮我们卖,等他们卖完了才给我们结帐回款呢。玉冬说没问题,他所做的药店全都是有信誉保障的。我就骂他:“矮冬瓜,别把自己膨胀的跟天王老子似的,被骗了还他妈愿意跟人家装孙子,你还要不要这张脸了?”玉冬一笑说道:“做啥不是做呢?锻炼锻炼吧钉子。”我哑口无言,如果他真是出于这个目的,那我还真的没办法再继续和他较真了。   共 2431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精液有点像果冻正常吗该怎么治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上一篇:深夜未眠

下一篇:酒32

友情链接